三友阅读网

病娇相公要不起完整版在线阅读(主角何恬田陆扶星)

《病娇相公要不起》免费阅读 何恬田陆扶星小说免费试读 连载中

病娇相公要不起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墨墨水田 主角:何恬田陆扶星

病娇相公要不起

《病娇相公要不起》小说介绍

《病娇相公要不起》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言情小说小说,作者是墨墨水田,主人公叫何恬田陆扶星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身为穿越女,何恬田没有成为富贵命的王妃、大小姐,偏投生到了一个犄角旮旯天天啃窝头的小山村里,这也就算了,她还多了一个病娇夫君,一个傻子儿子,夫君天天琢磨怎么打断她的腿,儿子天天傻得冒泡追着她要喝奶奶,何恬田只能忧郁地扛着锄头,45度角忧郁仰望天空,大吼道:要腿,给你买了一条猪大腿,砍吧!要奶,羊买来......

《病娇相公要不起》第9章免费试读

第9章

何恬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相公,我家就在这,能跑到哪去?”

闻言,陆扶星手掌收的愈发紧,勒的何恬田险些翻出白眼。

知道她没信自己,何恬田索性瞪过去一眼:“陆扶星......”

“相公。”陆扶星强调。

瞧见他又要变脸,何恬田心中吐槽,嘴上却很诚实的改口:“相公,你要是把我掐死,可真就没娘子了。”

“我怎么会舍得掐死娘子。”

何恬田发誓,她从陆扶星脸上看出了委屈。

被掐脖子的可是她,要委屈也是她委屈,这男人委屈个什么劲。

正当何恬田想骂娘时,脖子上的手一松,她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。

惊喜之余,她忘记自己身上的铁链,结结实实摔了个**墩儿。

她疼的呲牙咧嘴,努着嘴提醒:“相公,铁链。”

“娘子,你是不是还想和朱二狗私奔?”男人语气幽幽。

感情她解释了这么久,陆扶星一个字都没信他。

解释无用,何恬田懒得再浪费口舌,直接躺回床上。

陆扶星俯下身子,眸中闪烁着惊人又诡异的亮光:“娘子乖乖的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视线掠过一旁的镰刀,语气略带遗憾。

见何恬田闭上眼睛,仿若睡着,他才起身离开房间,不忘带上房门。

装睡的何恬田翻身而起,揉着发酸的手腕,暗自磨牙,小声嘟囔起来。

还没嘟囔几句,就借着门缝透进来的月色看见外面那道身影。

猜到陆扶星还没离开,何恬田又闭上嘴巴。

陆扶星靠在门上,想起白天的一幕,脸色变了又变,脸上闪过一抹幽光。

娘子是他的,谁都不能和他抢娘子。

待到门外的身影消失,何恬田重新坐起身子,一脚踢向床脚,却无意间扯到铁链,发出刺耳的哗啦声。

一双杏眼瞬间亮起,迫不及待的走到木桩前,本想将铁链扯断,却直接将木桩从地上拔起。

“娘亲。”一个小脑袋出现在门后。

何恬田回过神来,瞧见手里的木桩,眨眨眼,一时有些心虚。

她力气......什么时候这么大了?

好在陆小乖根本没注意到她手里的木桩,盯着她:“娘亲,饿饿。”

随手将木桩插回去,恰好对上陆小乖渴望的眼神。

她拍拍陆小乖的脑袋:“饿就忍着,明天早上再给你做饭吃。”

便宜儿子依然盯着她:“饿饿,奶奶。”

碍于面前的是自己便宜儿子,她拎起陆小乖的衣领塞到床上:“睡觉。”

陆小乖撇撇嘴巴,眼里露出晶莹的泪花,可惜何恬田已经闭上眼睛。

等陆小乖睡着,何恬田睁开眼睛,目光幽幽的盯着上方。

虽说她是颜控,但陆扶星这样的病娇,她还真是无福消受。

现在她刚来到这个世界,还没摸清情况,日后稳定下来,一定要想办法和陆扶星分开。

以陆扶星动不动就“发疯”的性格,说不定哪天一言不合就要把她的腿砍掉。

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吓到,何恬田打了个寒颤,愈发坚定要赶紧稳定下来远离陆扶星的念头。

不知不觉间,一股困意袭来,何恬田眼皮子渐渐沉重起来。

何恬田不知道的是,她睡着没多久,陆扶星就离开家,直奔某个方向而去。

夜里的猫儿头山村静悄悄的,大部分人家都沉浸在睡梦中,只有村东头的朱二狗家亮着。

朱二狗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,回忆起白天的一幕,嘴里不断骂骂咧咧。

一个病殃子,还敢和他抢女人。

摸着自己尚带红肿的脸,朱二狗磨牙。

“肯定是陆扶星逼迫小恬田,她才会打我,小恬田......”

只顾骂骂咧咧的朱二狗丝毫没注意到,床边有一道人影正在向他靠近。

听见朱二狗的话,陆扶星神色越发阴郁,缓缓举起自己手里的棒子,一把向他打去。

朱二狗疼的嗷叫出声,瞬间从床上跳起来:“哪个小鳖孙敢打......”

看清床前站的人是谁,朱二狗瞳孔紧缩:“是你?!”

“娘子是我的。”

忽略心中的恐惧,他嫌弃的打量陆扶星:“小恬田喜欢的是我,可不是你这个病秧子。”

仿若没听见朱二狗的话,陆扶星不断重复:“娘子是我的。”

“看来你不仅是病秧子,脑子也有点问题。”朱二狗掰着手腕,阴笑道:“现在小恬田不在,可没人能救得了你。”

很快,朱二狗就为自己的张狂付出代价。

没等他动手,陆扶星又一棍子朝他打来。

下一秒,几乎要掀翻屋顶的惨叫响起。

朱二狗完全没料到陆扶星会有这一手,倒在床上冷汗淋漓。

“你......”

刚说一个字,棍子又落了下来。

在疼痛的促使下,朱二狗不断翻白眼。

就在他快要疼晕过去时,陆扶星丢掉手里的棍子,神色阴郁:“娘子是我的。”

朱二狗身子哆嗦个不停:“你的你的是你的,我和小恬......不不,我和何恬田清清白白,什么都没有,之前是我嘴巴喷粪胡说八道。”

在“死亡”的威胁下,朱二狗什么都顾不得了,激动的语无伦次。

闻到朱二狗身子底下传来的尿骚味,陆扶星拧眉,表情又阴郁不少。

威胁完,陆扶星才离开。

待他的身影完全消失,朱二狗紧绷的身子顿时瘫下来,浑身都被汗湿。

......

第二条早上,何恬田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。

看着床里面蜷缩成一团的陆小乖,她轻手轻脚的下床。

伸完懒腰,何恬田忽然想起被自己遗忘的一件事:陆扶星呢?

昨天晚上她担心陆扶星回来再对自己做点什么,打定主意撑到天亮,可惜便宜儿子睡的太香,把她也传染了。

有香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,何恬田动动鼻子,揉着肚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。

一道身影正站在厨房煮粥,听到动静转过身来。

何恬田定睛一看,此人正是陆扶星。

“娘子。”

“早。”她神色僵硬的和陆扶星打着招呼,脚步一转便想回房。

下一秒,她反应过来什么,又转身向厨房跑去。

她指着大锅里面的粥,不确定的问道:“米是哪来的?”

标签: #病娇相公要不起 #墨墨水田 #何恬田陆扶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