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友阅读网

我绝不做王妃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 (叶香君宁逸) 大结局无弹窗

小说《我绝不做王妃》叶香君宁逸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

我绝不做王妃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红白莲 主角:叶香君宁逸

我绝不做王妃

《我绝不做王妃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叶香君宁逸的小说叫《我绝不做王妃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红白莲所编写的言情小说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皇后叶香君被鸠毒赐死,凶手就是她的情郎和庶妹!生父自傲,继母刻薄,将她一步步推向那死亡金殿。可笑她临死前才知道,她这个侯门嫡女是多么的愚钝无知。重生十六岁,她历经波谲云诡,占尽先机!这一世定要报仇雪恨,血债血偿!...

《我绝不做王妃》第十四章 夜来不速客免费试读

叶香君轻声道:“爹,你消消气。这阁中还有不少好缎子,就由女儿来帮您挑选裁衣吧。今年百花宴,还得劳烦姑姑,爹还是早些送信为好。”

百花宴须由一男一女参宴以示圆满,若没有妻室陪同便要由族中堂姐妹相伴。叶政被这一提醒也是回过神来,御赐绫罗只能暗中再查,每年都皇上都会封赏绸缎,若能瞒下来也无妨。

“至于管家。”叶香君侧身而立,低头颔首,“管家三十年来从未犯过大错,对侯府是忠心耿耿。若不是管家娘子病重,这件事他也不会瞒着爹,还望爹念在祖父份上,饶他一次吧。”

管家已是老泪纵横,浑身漂浮如颓败的杨柳。听到大小姐替他求情,也是眼睛一亮磕头求饶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叶政心烦不已,若管家真有私心,偌大的侯府在他手里,想克扣些银两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但他娘子却无钱医治以至于病重,这就说明管家的忠厚老实,只动用了自己的例钱,“念在管家是初犯,此事也无中饱私囊之举,且扣三个月例钱。”

管家感激涕零,叩头不止,目送叶政离去。

“都说吃一堑长一智,管家这会总知道,退让换不来仁慈了吧。”叶香君清冷低语,如梵音般响彻耳边。

管家身子一颤,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那貌若仙子的大小姐。他在府中虽是掌握事务大权,可吴姨娘总会时不时出来指手画脚,他只能步步退让。遗失的那些布帛,也许就是被她拿去养那些痞子外戚了,姨娘绝没有那个胆子私吞这么多钱。

“大小姐提点的是,老奴记下了!”管家拱手磕头,“大小姐为老奴求情,这份大恩大德,老奴来世一定给您当牛做马!”

叶香君清冷一笑:“这布帛多亏管家更替,我对你何来什么大恩大德,这都是你应得的。”

危机时刻的解救之恩总会让人心生感念,但这感念很容易消散,好了伤疤忘了疼。恩情如山间晨雾,很容易便消散无踪,只有仇恨才会刻骨铭心。

这二楼的布帛都是管家提前动了手脚,那布缎阁的钥匙,他避免遗失早已私下命人多配了一把。在这之前,她便让管家来过一次了。

“若爹知阁中布帛有遗失,你该如何解释?阿昌阿勇跟门外的守卫皆收过吴姨娘的好处,若她一口咬定没有跟你借钥匙,你又如何自处?她是姨娘,你是管家,她错了还有女儿保她。你错了,又有谁可以保你?”

管家如遭雷击,当即吓得魂飞魄散。他听从叶香君的指令,将二楼的大部分布帛换成了劣品烂布。吴姨娘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能变卖那么多,那些珍品其实还藏在这阁楼之中。

叶香君命这么做便是让事态加剧,只要管家缄口不言,爹就会认为他有难言之隐。这时她再站出来点穿,管家便依照计划谎称是娘子生病才偷卖布帛。这说不通的理由骗不过爹,但爹会更相信管家是身不由己,在他背后定有人要挟。

吴姨娘终究风尘出身,欺软怕硬。但遇到大事便会吓得胆小如鼠。她贪恋御赐之物,那绫罗她确实偷去了,二楼的布帛不过是她中饱私囊用来收买人心的小金库。

叶香君垂眸望着还跪在地上的管家,清冷道:“管家,如今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。可别再有其他念想,侯府若在于旁人之手落得家宅不宁,那你可对不起祖父。”

管家一怔,连连称是。他被吴姨娘欺压得够久了,方才还让侄儿匆匆给他送钥匙。那时他就知道,吴姨娘是要他做替死鬼!回想起大小姐的那些话,他当即便明白了一切。府中有大小姐如此厉害的角色,他怎会不跟随!

叶香君眸色冷淡,拂袖而去。

横柳院内,她裁剪着窗台上的盆栽,将枯枝烂叶一并除去。

羽儿小心翼翼服侍一旁,心觉自家大小姐有些不一样了。以往跟吴姨娘交锋,她从来都是温顺如绵羊,便是被人牵着往坑里带,她也是傻里傻气的落入人家的陷阱。

忽而,叶香君的手怔住了,瞳孔徒然骤缩!

“羽儿,你下去吧,今夜不用伺候了。”她将手中的剪子放下,走回桌前翻起两只茶杯。

就在羽儿关上大门的一瞬,窗台略过一阵清风,有什么东西落在了闺阁内,比那风声还要轻。

来人身着月牙白色长衫,剑眉斜飞入鬓,薄唇轻抿,目中警觉:“大小姐真好心机。”

“不知靖王爷说的是今日布缎阁之事,还是说我察觉到有不速之客之事?”叶香君行了个礼,低头颔首看似恭敬,但话语藏锋带着看不见的锐利。

宁逸朗声一笑,对她这般无礼反倒一点不在意,瞧见桌上两只茶杯,冷道:“都有。”

叶香君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之辈,她的步伐跟身子看起来都不想是习过武。但对他的靠近却如此敏锐,世上有一种人对外物的接近极其敏感,那就是经历过生死的人。

宁逸眸光闪过一丝狐疑,她不过十六岁的少女,平生都未踏出过忠烈侯府,哪来的经历生死。吴姨娘今日败得一塌糊涂,可见也没有将她逼入死地的本事。

“万雾桥上之约,民女已办成。靖王爷来此,可是还觉得不够,要多给一个考验?”叶香君回想起那日他的耳边低语。

“让你府中的那位姨娘倒大霉,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你就不配让本王相助。”

宁逸微微扬起一笑,那时他不过是抱着玩玩的心态,敢夜半只身前往万雾桥的女子又怎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。只是他没想到,她竟然那御赐之物来做文章,这是将整个侯府都当做筹码了。

“自然是要多给你一个考验。”他挑了挑眉。

“百花宴?”叶香君轻笑扬眉,“不知靖王爷又想让哪家公子倒霉呢?”

宁逸一怔,面上的笑容有些冷沉。百花宴虽有诗词歌赋的相斗,但历来都是男对男,女对女,从没有哪位男子会挑战女子,也没有哪家女子会不知羞的去挑选男儿。

但叶香君开口便是说要哪家公子倒霉,可见是根本没讲京都这成成百上千的贵族千金放在眼里了。他眯了眯眼,听闻忠烈侯府的嫡女资质平平,才华连小门官宦都不如。前两届在庭中不出彩甚至还出了丑,她哪来这么大的口气?

“少府监大公子,陈安。”他沉声低语。本来他并无此意,但见叶香君眸色坚定,心里也不禁起了一丝兴趣。

叶香君冷然一笑,似是正合她心意。

这反应让宁逸更是疑心重重:“今年百花宴不比以往,千万别穿艳色。”

话音刚落,屋内烛台无声熄灭,一缕风轻然略出窗台。

标签: #我绝不做王妃 #红白莲 #叶香君宁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