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友阅读网

风水禁忌小说无广告阅读

风水禁忌张少龙李雪琪小说 风水禁忌小说章节 连载中

风水禁忌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张自道 主角:张少龙李雪琪

风水禁忌

《风水禁忌》小说介绍

作者张自道最新编写的玄幻小说小说《风水禁忌》,张少龙李雪琪为书中的男女主角,深受广大书友们一致认可,欢迎阅读。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从古到今,老百姓始终相信风水关乎一个人的生死荣辱,吉凶祸福。自陆家嘴风水斗震惊内外,南京三江学院的八卦太极门;锦州阿波罗大酒店下的茅山符咒;还有盛京地铁惊现的镇兽灵龟。上到大的工程,下到平民居家风水禁忌无处不在。我叫张少龙,做过十三年风水先生,这些年见过各处凶宅恶地,更领教过人心的可怕。...

《风水禁忌》 第4章 病气免费试读

第4章 病气

当时的交通还不像现在这么便利,辽西地处内蒙交界,当地十年九旱,气候炎热,尤其太阳特别的毒辣。

我们坐的那辆车还没有空调,四十个座位,挤了六十多人,又闷又热,我在车上热的裤裆都湿了。

但毛师傅穿着长衣长裤,脸色发青,额头上一点汗水也没有。

摇摇晃晃过了足足六个小时,我们才到县城。

在毛师傅的带领下,直接打车去了工头的家。

敲开门,是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,她瞄了眼毛师傅,语气很不好,问他来这儿干什么?

毛师傅说来拿事先说好的四十万,现在他孩子生病用钱。妇女很不耐烦,说你别扯没用的,张嘴就要四十万,信不信报警抓你们诈骗?还说毛师傅不到一个小时就办完的活儿,给200块钱都多,居然要几十万,真以为是阎王爷的纸钱呢!

毛师傅被气的不断咳嗽,脸煞白,他还想说话,让我师父给拦住了。

师父对那妇女说:“告诉你们当家的,我只要提前答应好的四十万,等我再来那就是五十万,若你来求我,那就要一百万。”

妇女冷哼,骂了我们一群土鳖来装黑社会,说了句‘SB’,随手就把门重重的关上。

这时,毛师傅电话响了,医院告诉他肾源已经找到,是一个小孩子的心脏衰竭,大概撑不了几天,催他尽快把钱交上。

毛师傅撂下电话,跪在地上嚎啕大哭,一边扇自己耳光一边骂自己没用。

我师父把他扶起来的那一刻,我知道,师父真生气了。

他发起狠来的眼神,我只有在黑煤窑的时候见过,像狼一样。

师父管他要了一块钱。

大家都是江湖里人,当然明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收了你的钱我给你办事,咱们两清。

当天,我们下榻在一间小旅社,等到第二天一大早,师父带我上街上溜达。

绕来绕去,我们去了农贸市场,喧喧闹闹,那里卖什么的都有,师父走到卖公鸡的地方,问人家鸡笼子怎么卖?一开始商户不卖,待师父给到200块钱,对方才免为其难将鸡笼给我们。

接着,师父又买了粳米、小豆、麦、大豆、黄黍。

这五类杂粮被称作五谷,生于大地,入人五脏六腑,化作秽归于大地,暗合六道轮回之道,是能够用来布置风水所用。

之后,我们去了寺庙,在大雄宝殿门外的施食台下捡了一些白米粒,虽说每天有僧人打扫,难免缝隙里面依旧会有遗漏。

我一共捡了六粒,师父又在寺院取走一些香灰,用红布包好。

那一天,我们去了很多地方。

像火葬场门外的柳树枝,农贸市场的鸡笼子,还有寺院里的香灰白米。

夜里凌晨,我随师父去了医院的东北角(鬼门)。

他将鸡笼子用木棍撑起,就像农村小孩用来抓麻雀似的,远远的用一根儿绳拴着,底下放六粒白米搅拌香灰。

大概等到凌晨十二点半,我恍恍惚惚的看到鸡笼子下面的白米粒有阴影,因为是处在路灯下,虽然稍纵即逝,但我能保证确实看见了。

突然,师父拽了下鸡笼子,说抓到了。

我问他什么东西?心里有些害怕,大半夜不睡觉来医院,不会是鬼吧?

师父没回答,把鸡笼子用柳树条扎上口。

那天师父教我做的风水局名叫“开病门”。

人有生死二气,生死之间有一个“病”字,好比有的人病病殃殃查不出原因,身体虚弱,或者死前受到病痛折磨,病气颜色介于黑白之间,是灰色的,非风水先生难以捕捉。

但万物相生相克,世上有两样东西可以捕捉病气,一个是陶土罐,另外一个是鸡笼子。

师父说,那个老娘们实在可恶,真以为没有生辰八字就动不了她吗?

我们俩折返去了工头的家,路上他居然带我去公厕,捡两个用过的卫生巾。

用恶心埋汰的东西擦工头家的大门,然后,他用五谷打工头家的大门,这叫“五谷打神”,目的是要破掉吉神,引病殃入宅。

做完这些以后,我们把鸡笼子摆在门口,点上一炷香。

师父说,三天之内他会来求我。

许多秘术我会省略了一些符咒和精准方位的摆放,为的也是担心有人会照猫画虎,当然如果催财招吉祥的方法,不会吝啬瞎说的。

后来,那工头报警说我们在他家门口做法。

可做法不等于犯法,我们被简单说服教育,要求打扫干净以后就不了了之。

不过,工头一家三口第二天开始咳血,是那种控制不住的咳。

去医院检查,说肺部有阴影,需要更进一步观察。

这一次可把他全家人吓坏了。

工头又找了很多家医院,鉴定结果都是一样。

因为经历过狐仙的事情,那工头想到了我师父。

开始想纠集社会人威胁,不过,谁也不傻,他们就算是混子,充其量只敢动动拳脚,真要是闹出人命,你试试?何况,工头的案例在那儿摆着,谁能不害怕?

他们从一开始的威胁,再到低三下四的哀求。

我师父说:“五十万。”

那天工头带着十几岁的女儿,被人搀扶着去找我师父,父女俩已经被折磨的脱了相,哭诉说工程款都被压着呢,没那么多钱,真要是给你了,该没有钱给农民工开工资了。

师父很冷淡,告诉他,“明天,就是一百万,三天以后神仙都救不了你了。”

工头哭着说,我姑娘已经快要死了,你就那么狠心?师父反问他,你家孩子是命,别人家的呢?

我师父倔脾气,他骨子的善恶很明显,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是善,不对的就是恶。

后来,工头打碎牙给了五十万。

师父这才帮他把风水咒解了,其中四十万给了毛师傅,毛师傅那天千恩万谢,跪在地上磕头不止。

自从那次分别以后,师父说过,毛师傅犯过很多错事,早晚会遭报应。

而我2018年去茅山旅游,那天正是祖师爷的诞辰,偶然见过毛师傅一面,他还活着。

不过,毛师傅的十根手指全都没了。

简单的叙叙旧,我俩聊了几句过往,得知他儿子当初在换肾手术时遇到罕见的排斥。

毛师傅意识到因果报应,他孤身去了洗手间,跪在地上朝墙壁磕头忏悔,给媳妇打通电话,在电话里询问情况。

媳妇说,还没脱离危险。

毛师傅生生咬断自己一根手指,又问,孩子好了吗?媳妇哭着说没有。

毛师傅每咬断一根就问孩子怎么样?

直到咬断十根手指,得知孩子被抢救回来,他当场就昏了过去。

我听的直达哆嗦,那可是十指连心,骨头连筋,我无法想象他当时经历了怎样的痛苦。

我师父为毛师傅办的那件事以后,虽说把剩下十万块钱都捐给了慈善,可他肺部开始变得不太好,常年咳嗽。

听师父说,风水邪术是一把双刃剑,那天借来的病气是一位因肺癌死去的老头,做法难免与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打交道,让我以后慎之又慎。

之后他老人家渐渐淡出了江湖,除了一些特别难搞定的事情,像小小的活,他都会交给我去做,而我是在18岁那年开始独立工作,接了人生中第一单。

标签: #风水禁忌 #张自道 #张少龙李雪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