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友阅读网

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乔炜薇秦弛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大结局精彩阅读 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最新章节目录 连载中

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天外来客 主角:乔炜薇秦弛

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

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小说介绍

甜宠新书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由天外来客所编写的玄幻小说类小说,主角乔炜薇秦弛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三流驱鬼师乔炜薇身出驱鬼名门,却学艺不精,只得开内衣网店招揽生意,机缘巧合下结识了具有招灵体质的影帝秦弛,二人时常被各路厉鬼邪神按在地上亲切摩擦,为保小命乔炜薇不得不走上开挂道路,遇神躲神遇鬼杀鬼……...

《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》作品正文卷 第十八章 与人头的爱恨纠葛免费试读

等所有房间家具摆设包括秦弛的脑袋都被糯米和黑狗血占领,乔炜薇终于有空停下来,喘着粗气问,“头呢亲?”

秦弛抹下脸,顺手挥出一滩粘稠的“狗血糯米粥”,指指冰箱:“里面。”

一刻钟后,一颗方方正正的头摆在茶几上。

乔炜薇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摸下巴,深沉道:“以我多年的驱鬼经验,这绝逼不是一颗普通的头,他是一颗……人头。”

秦弛怒极反笑,“除了形状有点方,它怎么看都是一颗人头!”

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,跟人头有多大区别?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普通人头没了身体就完了,而这颗头还能朝他们龇牙咧嘴。

人头热情洋溢打招呼:“嗨,宝贝们晚上好。”

秦弛抽抽嘴角撇开视线,“土肥圆你离它那么听得见它说话吗?你倒是站近一点啊!”

乔炜薇鄙视他,“有本事你别站门口。”

秦弛理直气壮地反驳,“我是怕熏着你们。”

……秦大影帝你胆子都去哪奔跑了?

“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怎么会出现在他家冰箱里?说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

面对乔炜薇咄咄逼人的审问,人头毫不在意,“人家只是路过嘛。”

“路过?”乔炜薇冷笑,“你怎么不说天太热躲他家冰箱乘个凉?”

人头叹了口气,两道眉毛也跟着撇下来,“好吧,其实我在他家冰箱住好久了,前段时间出去旅个游,没想到一回来他居然就能看见我了,简直快要吓死宝宝了。”

……顶着一张三十岁大叔脸自称“宝宝”到底是想恶心谁?

“我才真要被吓死了好吗。”秦弛幽幽道。等等,那颗头说了什么?它在他家冰箱住了很久?很久!

所以,他喝的饮料,吃的食物,都是经那颗头“熏陶”过的?

“呕……呕……”

乔炜薇只觉身边卷过一阵飓风,反应过来后秦弛已经在卫生间吐得撕心裂肺,徒留一扇磨砂门摇摇欲坠。

头咧开嘴猥琐地贱笑,“我知道,你们人类管这反应叫,怀了。”

乔炜薇:“……”

折腾了一夜,秦弛早上直接给经纪人打电话要求推掉今天所有行程。秦大影帝敬业态度之高尚是公认的,没有特殊情况绝不偷懒,因而经纪人也没太逼他,只问是否出了什么事,需不需要帮忙?

说他被一颗头缠得脱不开身?

秦弛保证只要他敢这么说,皇牌经纪人舒念就能把他打成脑残。幸好现在负责他的是刚入道不久的新经纪人,

秦弛演了那么多戏,撒谎功力自是一流,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人给打发了,转而跟乔炜薇一致对付那颗头。

头曰:“对于我,你们有什么想了解的吗?”

秦弛从厨房摸出一把常年没用过的菜刀:“没有。”他只想灭了它!

“等下,亲。”乔炜薇理智地拦住处在暴走边缘的秦弛,对头露出一个还算温婉的笑容,“这位头亲……”

秦弛忍不住插嘴,“你怎么跟谁都亲?”

“……呵。”乔炜薇接着笑,“这位头大哥,你到底是啥玩意?”

秦弛很狂躁,忍不住又说,“你怎么叫一颗头大哥?”

“……这位头,”乔炜薇磨磨牙,勉强笑道:“你打哪来的?还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?”

“这本来就是我的安息之地,什么叫打哪来的。”头悲伤一笑,“我从成为一颗头起,意识就扎根在这片土地。是你们人类莫名其妙霸占了这个地方,用一张废纸得意洋洋地宣布成为这里的主人。”

它想要的只是一个能安静沉睡的地方,所以不想跟他们计较。

听完原委,乔炜薇摊开手表示这事没法了。敢情人家才是原始钉子户,你们都是外来的野蛮拆迁队。她紧紧盯着秦弛,看他对此有什么想法。

秦弛思索一会,居然同意头继续待他家冰箱。

一来,人家头说得对,这里本来就是它家,他们才是入侵者。二来,如果头真在他家冰箱待了很久,长期以来不也从没给他添过麻烦吗?

再者,在这种能看到不好东西的特殊时刻,有个能随时说话的伴也不错。

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秦弛打了个电话再买一个冰箱,老的那个全部腾空给人头当别墅。人头感动得涕泪交加,直言要对秦弛以身相许,但遭秦弛冷漠拒绝。

安顿好人头后,秦弛马不停蹄赶往片场拍摄最后一场戏。等他饰演的侠客从高处城墙落下,悲壮的音乐响起,电影正式结束。

晚上是惯例的杀青宴,又恰巧是女主角饰演者生日,剧务煮了几大桶长寿面面想抬进火锅店里顺便给女主演庆生,火锅店经理原本不答应,后来经不起一干主演美**惑低了头。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在火锅店里涮面条。

晚宴结束后,所有人一一退场。

秦弛站在酒店门口吹了会冷风,等被酒精**脑袋稍微清醒一点才坐进保姆车里。乔炜薇一直坐车里等他,后来靠着座椅睡着了,也不知吃了晚饭没。

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秦弛想想还是推推她,“喂,你饿不饿,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只有最了解乔炜薇秉性的人才知道,这人一旦陷入深度睡眠状态,除非睡饱了自己醒,否则就算把她扔地府里遭恶鬼蹂躏也醒不了。所以不管秦弛怎么大声呼喊或者捏脸掐胳膊拧大腿,乔炜薇还是睡得哈喇子直流,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“喂,你要再不醒我就把你给扔下去了啊?”

“呼呼……呼呼呼……”

秦弛磨牙,“我认真的!”

他恶趣味地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乔炜薇鼻子,看着女人因呼吸不畅大大张开嘴巴,一个不慎笑了出来。回应他的是乔炜薇无意识的一巴掌。

“啪!”嘹亮的脆响在寂静车厢里回荡。

秦弛只觉得脸上**辣的疼,从后视镜明显可见五道清晰的红指痕。驾驶座上的司机嘴角绷成一条直线,脖子上更是憋得直冒青筋。

“不准笑!”秦弛话音刚落,又是一声“啪”响,乔炜薇反手一巴掌甩在他另一边脸上,顿时整张脸都跟火烧似的痛。

秦弛的脸在司机闷笑声在由红转青再转紫,变脸技艺堪称炉火纯青,随时可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**,这辈子除了他哥就没人忍得下心招呼他这张脸!

秦弛露出恐怖的迷之笑容,脑内已经上演无数种血腥场景,模拟如何把乔炜薇这女人碎尸万段。他一双手架在乔炜薇脖子上,思索怎么用力能让人最痛苦的死去。不过眼前这脖子倒不错,又白又细,比很多女星梦寐以求的天鹅颈还漂亮,做成绝味人脖味道肯定很独特。

睡梦中的乔炜薇可不知道秦大影帝丰富的内心戏,她迷迷糊糊地咂咂嘴,

脑袋一歪正好抵秦弛肩窝里,觉得某人的怀抱又柔软又温暖,便一个劲噌啊噌,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接着睡,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揽住“抱枕”。

秦弛手一僵,不知所措地任她搂着脖子。

两人间距离十分近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脖颈处面颊处,在寂静的车厢里,彼此的心跳声清晰可闻。

“喂……”秦弛往旁边移了下,声音有些哑。

怀里的“抱枕”不安分地乱动,乔炜薇闭着眼睛不满地嘟囔,“不要动嘛,不要动。”

车窗没关紧,冷风灌进来,乔炜薇本能地打了个寒颤。秦弛叹了口气,轻轻脱下外套给她盖上,一只手虚放在她腰间以防她滑下座椅。

该死,这么晚还得先送她回家!

她家在哪?

秦弛拨通电话,“哥,你知不知……”

段恒承说,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已睡着。”

秦弛:“我就想问你知不……”
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再开口时电话那端已是忙音。

秦弛挂断电话咬牙切齿道:“开车,把她扔附近宾馆。”

“这不好吧秦哥,”年轻司机犹豫道:“一女孩子大晚上的多不安全?”

秦弛略头疼,“难道要带回我家?”

“好嘞秦哥。”司机应声启动保姆车。

秦弛:“……”你没事积极个毛?

街景从后视镜飞快划过,行人的影子被迅速拉长又消失不见,霓虹灯在光怪陆离的都市里闪烁,警笛声一次次打破夜空的沉寂。

为赶通告,秦弛曾在无数个同样的深夜或黎明,在喧嚣的都市穿梭,像独身一人游走世间的苦行僧,冷清的身影只有孤寂的路灯相伴。但是今夜,他身边多了一个人。

半靠着他怀里的温暖身体,如同寒冷冬夜里突如其来的细小烛火,虽微弱而不耀眼,却足够驱散盛满心头的惶恐失落,陪伴着度过漫长无望的漆黑寒夜。

有个人陪着,原来真的很不错。

看着乔炜薇酣睡的容颜,秦弛突然低低笑了。

到了自家楼下,秦弛一把抱起乔炜薇往电梯里走。

她比想象中轻了些,目测比刚见面时的确瘦了不少。这傻姑娘不会被他玩笑话打击到了要减肥吧?

讲真,他还挺喜欢肉乎乎的姑娘的,摸起来肉嘟嘟的很舒服。

标签: #三流驱鬼师,老婆快救命 #天外来客 #乔炜薇秦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