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友阅读网

最新《至尊废太子》小说完整版全文 裴景程裴连君小说免费试读

《至尊废太子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裴景程裴连君小说全文 连载中

至尊废太子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卫皮皮 主角:裴景程裴连君

至尊废太子

《至尊废太子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裴景程裴连君的小说叫做《至尊废太子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卫皮皮创作的古代小说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穿到大景草包太子的身上。他,誓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。宁王的野心,相国的贪婪,安王的狡诈,告急的边关.......一局局博弈,赢活输死,一场场阴谋,步步为营。废太子也是太子,咸鱼亦能翻身,锦绣山河岂能拱手相送?且看草包太子如何华丽转身,逆转一切,成为大景最强太子爷。...

《至尊废太子》 第14章免费试读

第14章

方开谢端起桌中酒杯,对着空中随意一对,点点头后将杯放回。

林渊齐顿觉尴尬,这个女人,他已经欢喜很久了,在她未嫁给太子之前,他三番两头就往相国府跑,想要获得她的青睐。

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她终归是嫁给了太子,结果有眼无珠,早上刚拜堂,下午就和离,在京城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说来说去还怪裴景程。

斜眼瞪了一眼裴景程,杀心四起。

废物,既你落马,便是上天给予我杀了你的机会,是你自己不中用,莫怪我手下不留情。

守时安轻声询问身旁的简萧然,“这个人是哪一派的?感觉和太子不对付。”

简萧然做了个禁声的动作,起身走到林渊齐身旁。

“将军,因为您来的太过突然,不然我们也可以大摆一番延禧恭迎您的到来,哪至于像如此简陋,还望恕罪。”

说罢,袁天木也起身上前,“是啊将军,好歹你也是堂堂大将军,怎能微服私访?哎呀,瞧我这张嘴...”

说着,袁天木连拍唇角三下,又道:“不对不对,在下不才,怎能用微服私访这四个字呢,这可是皇上才能专用的词呀,但不知将军这方前来,皇上可知?”

林渊齐的脸顿时黑了下来,这两个人是故意的吧,皮笑肉不笑道:

“皇恩浩荡,派我前来看一看,你们守灵人有没有按规矩办事,所以便没有提前通知。”

“哦?”裴景程故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嬉皮笑脸,玩世不恭的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本太子还以为...”

“住嘴。”在裴景程还没有说完话的时候,林渊齐怒呵一声。

“太子?裴景程,你忘了现在是戴罪之身,充其量也只是废太子,若你再用本太子自称,切莫怪我公事公办将你斩于刀下。”

“惶恐惶恐。”裴景程拍拍胸脯,满脸惊恐,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,我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改掉这个称呼而已。”

随即,他立马变换了一张脸色,嚣张跋扈而又振振有词道:

“但是呢,将军,就算我是废太子,那也是当朝皇上的亲生儿子,你用如此口吻和我说话,该当何罪?”

林渊齐一顿,草包为何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?

裴景程原本是不想要和他计较的,但是他来之不善,恐怕与上次的杀手有所关联。

就算没有关系,那么他来的太是时候,也必定和宁王有勾结。

既如此,若不主动出击,恐怕太过被动。

“影二。”

“在,爷。”

影二从房梁跳下。

“你说此人该如何处置?”

影二顺着裴景程的手指看向林渊齐,“根据律法,对皇子不敬者,应交由大理寺进行审判,根据他不敬的程度进行定罪。”

裴景程点点头,“那么,以你所见,他刚才对孤所说的话,能够判什么刑罚?”

“爷,牢狱之灾两年。”

“很好。”说罢,裴景程鼓起掌来。

林渊齐脸拉的比驴还长,“放肆,贬为庶民的废太子恭敬如初,所以你们可别胡说八道,不然我也是可以按照律法,将你们捉拿归案。”

“罪加一等。”裴景程语气冷下三分,透露着浓浓的威严,压的林渊齐差一点跪下来。

“但是呢,念你初犯,孤可以不与你计较,你明儿一早离开此处,不要在孤的眼前继续晃荡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

说完,一拂衣袖,离开,回到自己那边去了。

袁天木和简萧然对视一眼,也借故离开,守时安、守时宁原本就晕了脑袋,根本搞不清楚状况,见自家军师都走了,他们也尾随离去。

元侯爷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林渊齐,轻轻哼了一声,拉着元辰也离开此地。

诺大一场接风宴,现在就只剩下其他期盼无关紧要的人员和方开谢,以及林渊齐,大眼瞪着小眼。

这几派的首领在皇陵之中,被灵韵和灵均处处压制,此刻他们在心中快速的合计着,有没有必要拉拢这位将军?

就在这时,其中一个灵天派的首领率先站出来,对着林渊齐作了一揖。

“将军,咱们不和那些不识好歹的人计较,还请将军上座,咱们继续喝酒。”

有一个带头拍马屁,有意拉拢,其他几派的首领连忙效仿。

“将军上座。”

“上座...”

林渊齐此刻知道了皇陵之中还分出这么多派系,并且互相看不顺眼,灵机一动,走上主位,坐下,似笑非笑道:

“今日在座的各位本将军都记住了,日后若有机会,必定让你们跟随本将军共享荣华富贵。”

“好,好...”众人一阵吆喝声。

他们其中不伐世世代代要固守黄陵之人,所以林渊齐的这番话**到了他们向往自由的神经。

谁都向往外面的世界,有女人,有豪宅,有良田,总之攀上了一棵大树,总归会应有尽,总比留在这个鬼地方要好吧。

讲的好听一点是皇陵的守灵人,实际上不就是个看墓的吗?这种生活他们过够了。

就算他们出不去,但是也要在这里成为老大,而不是被灵均派和灵韵派给压制的死死的,一点儿好处和油水都捞不到。

方开谢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接风宴,静静的一个人喝着酒,这让林渊齐误以为她心中有自己,不然为何不走呢?跟着一群大男人在这里吹牛逼,有什么好玩的?

之所以先前对自己态度冷漠,纯粹就是因为她是太子下堂妻,自知身份和他这个将军不配。

其实林渊齐还真的想多了,因为放开谢只是在思考,她总觉得太过匪夷所思,所以直到酒过三巡之后,她才回过神来,微微叹了一口气,起身离开酒宴。

想不通透的事情,就先暂时不想,说不定明天又会变化出一番心模样,谁知道呢。

太子心性不稳,是真是假,她还难辩认。

就在她刚走出酒宴帐篷没多久,林渊齐便急忙追赶了过来,拦在她的前面,满脸爱意的看着她。

标签: #至尊废太子 #卫皮皮 #裴景程裴连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