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友阅读网

第13章 白景尧成绯闻主人公小说无广告阅读 司笑尘白景尧小说

司笑尘白景尧小说 魔帝大人别黑化(司笑尘白景尧)小说阅读 连载中

魔帝大人别黑化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星笙舞 主角:司笑尘白景尧

魔帝大人别黑化

《魔帝大人别黑化》小说介绍

主角叫司笑尘白景尧的小说叫《魔帝大人别黑化》,它的作者是星笙舞创作的古代小说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司命君因一时脑抽编排了一出狗血至极的三角虐恋,硬是把命主逼得狗急跳了墙,挣脱了命谱束缚魔化报复社会,导致生灵涂炭,上天震怒,而他老人家在关键时刻随手将黑锅抛给了徒弟司笑尘,并一脚将她踹回了过去,肩负起改写魔头白景尧命运的重任,不然,天雷伺候,灰飞烟灭!...

《魔帝大人别黑化》第13章 白景尧成绯闻主人公免费试读

诸葛宅一阵鸡飞狗跳之后,忽然恢复了平静,诸葛员外按照白景尧的吩咐,对宅子里的人下了禁令,让他们不准谈论大小姐失踪的事情,同时,还给了白景尧等三人一个“富贵亲戚”的头衔,任何人不准干涉他们的行动。

就这样,除了接他们来诸葛家的那个车夫阿三外,其余人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,只当他们是早逝的员外夫人娘家那边来的亲戚和他带的两个侍从。

来诸葛家的目的是向诸葛员外学习经商之道,顺便祝贺大小姐诸葛晴的过聘之礼的。

不过,这三人很快就发现,虽然诸葛员外给了他们自由出入的权限,可这宅子里的人,总是明里暗里地躲着他们。

似乎,诸葛员外下的禁令里不仅仅包括不能讨论大小姐失踪的事,还包括不可向他们透露十七年前那桩“往事”的线索。

但其他闲话嘛,还是可以讨论的,这些个下人不聊点是非,似乎对不起自己生活在这个深门大院之中似的,于是乎郑奇岳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,就带回了刚刚贴墙根听到的小道消息。

司笑尘听完差点喷了口中的茶,心中感叹,这些爱说闲话的园丁和婆子们想象力也忒丰富了吧?

仅仅就一个多时辰左右,就已经传出诸葛员外为了讨好夫人娘家,准备将二小姐许配给表少爷的传闻。

这个“表少爷”自然指的就是白景尧了。

“我们才来不到一个时辰吧,悄悄这谣言生产的速度,真是杠杠的。”郑奇岳感叹道。

真真是三人成虎啊,照这趋势,明天一早,估计会酝酿出更离谱的传闻,可见,想要在这个宅子里“搬弄是非”,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儿,不消片刻,就能“弄假成真”。

“除了这些闲言蜚语外,你就没有打听到其他有用的消息?”白景尧一脸郁闷,他的好师弟贴墙根半天就听了这么些话回来?

“这还没用啊?那大师兄觉得什么信息有用呢?”郑奇岳十分不满,他贴墙根可辛苦了,好不容易听到这些,没句夸奖也就算了,居然还责备他,真是令人感到心寒!

无视掉郑奇岳脸上那“凄凉”“幽怨”的神情,司笑尘淡定地喝了口茶,开始汇报自己进入诸葛宅后观察到的线索。

“我偷偷去看过诸葛雨住的院子,门里门外都有丫头看着,大门紧闭,我随后向守外门的打听了两句,几个人口径一致,说是二小姐身体不适,在静养。”不过看这架势,可一点都不像是为了让她静养才备的人,显然,她是被禁足了。

“也难怪员外会这么做啊,家里出了那么恐怖的传闻,而矛头都是指向她的。”郑奇岳见没人安慰他,立刻就“自动恢复”了,积极地参与了新的话题讨论,“要换成我,恐怕早就吓得要将这丫头送到庵堂之类的地方驱邪了,等熬过了15岁生辰再接回来。”

白景尧轻笑,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的想法,恐怕诸葛员外早就有过,还记得之前林启桥的故事吗?就曾提到过将诸葛雨送庵堂,只是后来,不知因何故作罢了。”

“何故?肯定是想着莫愁当年绣工卓绝,作为她的女儿,应该也是块绝佳的绣娘料子吧。”司笑尘一句话,点破了其中奥妙,从诸葛员外事后请了绣娘授艺,恐怕就是想看看这孩子有没有她母亲的天分。

“不过这些大多都是林启桥的一面之词,也不能做个准数,具体真相如何,得我们自己去查。”白景尧说完这句,眼神忽然一变,随即朝两人使了一个眼色,三人的话题戛然而止。

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是诸葛员外派来请他们去宴客厅用餐的仆人。

白景尧应了声,便带着两人走出了房间,跟着仆人穿过几条相连的长廊,来到一间清雅的居舍,室内摆着一张可供十人坐的圆桌,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热菜冷盘。

诸葛员外见到白景尧,立马起身相迎,两人客套了两句就坐下了,司笑尘从进屋开始就四处打量了一下,这间居舍的布置清雅素朴,与这个浑身泛着铜臭味的诸葛员外的气质截然不符,看来,是为了迎合天渊宗的“喜好”故意将饭厅挪到这里的。

“人到齐了,开席。”诸葛员外迎着三人坐下后便转身对着仆人吩咐道,接着几名丫鬟打扮的上前为他们布菜。

郑奇岳没见过这阵仗,一时不知所措,司笑尘虽常在命谱中看到这些富贵人家的“习惯”可这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,不由得十分新鲜。

只有白景尧,淡定自若地婉拒了下人的布菜,道家中有规矩,要“自食其力,不可假手他人。”就这样,诸葛员外也遣退了郑奇岳和司笑尘的布菜下人,两人意犹未尽,可对上白景尧那张写着“正事要紧”的脸时,立刻抖擞了精神。

在动筷之前,白景尧询问了二小姐诸葛雨为何不来用餐,诸葛员外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到她,僵了一瞬,赶紧赔笑解释,说她身体不适,向来都是在房里用餐的。

“据说这宅里发生的异事,都与您的二千金有关,可否请员外,仔细说道说道?”白景尧说话的时候,一副“我已经了解了一部分真相,请您如实告知”的态度。

这让员外心中一阵惊慌,眼珠溜转,似乎不知道白景尧获得的消息到底知晓到哪种程度,犹豫了一会后才缓缓开口。

“说来惭愧,其实老夫这二女儿的身世不大光彩,她娘是一个青楼艺女,我是个商人,常要招待大客户,难免要问津这些烟花之地,当年我为了一笔生意设宴青楼,谁知一时醉酒……”诸葛员外说到这里重重叹息了一口,一副懊悔当年所为的态度。

在他的描述中,当年他一时酒后误事,与一名青楼女子有了一夜露水情缘,之后便不在来往,谁知中元节那日忽然派人来找他,说是即将临盆,孩子是他的,他心中惶恐,却还是赶了去。

赶到之时已是亥时,守在屋外手足无措,这时稳婆告知,那女子已显难产之状,问他是要大还是要小,当时他心乱如麻。

还未来得及回答,那女子凄厉的叫喊声一声接着一声传入耳中,句句都是嚷着要“母凭子贵”做诸葛宅当家主母的话,那是诸葛员外的正妻刚亡故不久,主母之位正好悬空,得知这女子的心中盘算后,他决然地说了句,保小!

最后,那女子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此香消玉殒。

标签: #魔帝大人别黑化 #星笙舞 #司笑尘白景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