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顾黎月厉景川 墨染云雪的小说在线阅读

现代言情 2021-10-23 11:21:19 主角:顾黎月厉景川 作者:墨染云雪
霸总追妻火葬场 已完结

霸总追妻火葬场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墨染云雪 主角:顾黎月厉景川

主角顾黎月厉景川 墨染云雪的小说在线阅读

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小说介绍

主角顾黎月厉景川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,由人气作家墨染云雪倾情奉献,小说主要内容是:六年前,渣妹陷害,她怀着孕,被丈夫狠狠抛弃。  六年后,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。  可当初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,却每天堵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。  “黎小姐,请问您和厉少是什么关系?”  女人莞尔一笑,“不认识。”  “可有人说你们曾经是夫妻。”  她摆弄着头发,“都是谣传,我又没瞎。”  当天,她回家一进门,就被男人抵在墙上。  三个宝宝两个吃瓜一个欢呼,“爹地说,妈咪眼睛不好,他要给妈咪治疗!”  她忍不住哀嚎,“老公,求放过。”...

点击查看 渣爹追妻火葬场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

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第6章免费试读

第6章

出租屋里。

黎月靠在沙发上,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在厨房里面忙忙碌碌的男人,唇角泛上了一丝冷笑。

以前在一起的时候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厉景川说一声饿了,哪怕半夜两点,她都会爬起来给他做饭。

他以前从不做饭,甚至连厨房的边儿都不会靠。

可如今,他却在为刚相认了不到一天的念念,很认真地在下厨。

她闭上眼睛。

原来他不是不能下厨,而是因为在他心里,她不值得。

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他对待念念的态度还不错。

起码不会像当年对她那样冷血无情。

......

蓝湾别墅。

坐在小椅子上,念念看着面前餐桌上那些惨不忍睹的饭菜,默默地将之前黎月给她烤的小饼干拖到面前,“爹地,我忽然又不是很饿了,吃这个就好了。”

厉景川拧眉,看着小盘子里面那些比花生大不了多少的饼干,“吃这个能吃饱?”

念念抿唇,怕他逼着她吃他做的黑暗料理,连忙抬手捂住盘子,“我是小孩子,胃口很小的,这些够了!”

说完,她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桌上那些黑乎乎的东西,眼里闪过一丝的惧意。

她所有的小动作和眼神,都被厉景川收入眼底。

男人眉宇间掠过一丝的烦躁。

几分钟后,小丫头就将那一盘小饼干全都吃了个干净。

将盘子放下,她笑眯眯地抬眼看着高大的男人,“爹地,我要上楼午睡啦!”

厉景川起身,捞起她,抱着上了楼。

“我想听小美人鱼的故事。”

躺在粉红色的小床上,念念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床边的男人,“爹地,你会讲故事么?”

厉景川拿着童话书翻了翻,“也许会。”

半晌,男人皱眉开口,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片海,海里面住着一群美丽的人鱼......”

“爹地。”

小奶娃抬起头看他,“你的语气太凶了!”

厉景川微愣。

他已经尽量将平时冰冷低沉的声音放得柔和了。

于是,再次将语调放缓,“有一天,一只小美人鱼......”

“爹地,你是不是不会讲故事?”

小家伙扁了扁唇,声音委屈巴巴,“念念的爹地这么厉害,却不会讲故事......”

厉景川:“......”

男人深呼了一口气,“不听故事,乖乖睡觉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

小公主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,“不听故事会做噩梦的......”

看着小丫头眼泪汪汪的样子,厉景川的心脏软得一塌糊涂。

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“我记得你妈妈不喜欢哭。”

“你这动不动就哭的毛病,是随了谁?”

念念撇嘴,“妈咪才不是不喜欢哭呢。”

“念念刚懂事的时候,每次半夜醒过来,都会看到妈咪在那里偷偷抹眼泪呢。”

孩子稚嫩的声音,让厉景川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击中了一般。

他怔怔的看着她,声音带了几分的喑哑,“你妈咪她......常常哭么?”

“嗯。”

念念抿了抿唇,“不过既然爹地说妈咪不喜欢哭,那还是爹地说得对。”

“可能念念喜欢哭的这个毛病,是遗传了爹地你的。”

厉景川哭笑不得。

他无奈,“爹地从来都不哭的。”

念念靠在床头,小手纠结地搅在了一起,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半晌,她抬起头,看着男人那张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,“妈咪离开爹地的时候,爹地也没有哭过么?”

小女娃的话,让厉景川整个人狠狠地僵住了。

男人讳莫如深地看了念念一眼,没说话。

半晌,他站起身来,“你自己睡吧,爹地还有事要去忙。”

念念抿唇,小手抓着被子的边缘,“可是爹地......”

“乖。”

男人头也不回地打开门,“爹地会找到合适的人选照顾你的。”

说完,男人迈开长腿,大步离开。

念念躺在小床上,纠结地翻来覆去。

怎么办?

她好像又惹爹地生气了耶......

......

黎月中午简单的给云屿做了一点饭菜,她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
虽然念念总是在给她发消息报平安,但是女儿第一次离开自己身边,黎月心里怎么都放心不下。

饭后,云屿背着小书包出门,“妈咪,左阿姨在楼下等我,我去上课啦!”

黎月点了点头,将他送到楼下。

云屿向来聪明,在没回国之前,他就在榕城给他自己报了一个儿童编程的兴趣班。

兴趣班在左安安医院的附近,她就顺便过来接他去上学。

儿子交给左安安,黎月倒是放心。

毕竟她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。

送走云屿之后,黎月回到家里,将午餐的碗筷收拾好。

刚洗好碗,门口就响起了门**。

她昨天刚住进来,谁会来找她?

是云屿忘拿东西了?

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一边开门,一边抱怨,“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什么时候能......”

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,她到了嘴边的话,全都噎了回去。

门外,站着高大挺拔的男人。

厉景御穿着一身灰色的风衣,整个人气质孤傲冷漠。

“你好。”

区别于之前在蓝湾别墅的霸道跋扈,此刻的他,居然难得地波澜不惊,“黎月小姐,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黎月双手环胸地靠在门边上,目光淡淡地扫过他的脸,“谈什么?”

出租屋的走廊逼仄阴暗,混在空气中的潮湿气味让厉景川十分不舒服。

男人微微地拧了眉,“能进去谈么?”

“不能。”

黎月换了个姿势,整个人挡住他,“厉先生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。”

“我一个单身女人的家,您还是不要进来的好,省得之后您还要倒打一耙,说我对你图谋不轨。”

女人的话,让厉景川狠狠地拧了眉。

这还是第一个女人敢这么跟他说话!

而且这个女人,还是个应聘帮他照顾女儿的女佣!

如果是往常,厉景川绝对会甩手走人,顺便让这个女人感受一下什么人不能得罪!

可今天的厉景川不一样。

他还没忘记,面前这个女人,是念念最喜欢的。

于是男人冷漠地再次开口,“黎月,你被录用了。”

“以后,还是由你来照顾念念的日常起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