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知乎】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顾黎月厉景川完结版免费阅读

现代言情 2021-10-23 11:22:49 主角:顾黎月厉景川 作者:墨染云雪
霸总追妻火葬场 已完结

霸总追妻火葬场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墨染云雪 主角:顾黎月厉景川

【知乎】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顾黎月厉景川完结版免费阅读

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小说介绍

主人公顾黎月厉景川是这本霸总追妻火葬场小说中的人物,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“墨染云雪”,全文文笔细腻,节奏不拖沓,不注水。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推荐阅读。主要讲述的是:六年前,渣妹陷害,她怀着孕,被丈夫狠狠抛弃。  六年后,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。  可当初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,却每天堵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。  “黎小姐,请问您和厉少是什么关系?”  女人莞尔一笑,“不认识。”  “可有人说你们曾经是夫妻。”  她摆弄着头发,“都是谣传,我又没瞎。”  当天,她回家一进门,就被男人抵在墙上。  三个宝宝两个吃瓜一个欢呼,“爹地说,妈咪眼睛不好,他要给妈咪治疗!”  她忍不住哀嚎,“老公,求放过。”...

点击查看 渣爹追妻火葬场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

《霸总追妻火葬场》第10章免费试读

第10章

“还疼么?”

楼上的小卧室里,黎月半蹲在念念面前,小心翼翼地用棉签给小丫头上药。

“好疼啊!”

念念眼泪汪汪地看着黎月,“妈咪,好疼。”

“嘘。”

黎月皱眉,抬手用食指堵住小家伙的嘴巴,“别乱说话。”

“我是你的佣人,叫我小阿姨。”

“哦。”

念念抹了一把眼泪,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委屈,“小阿姨,念念从生下来,这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打。”

她的小身子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黎月心疼地鼻子发酸。

都怪她。

她不该为了让厉景川减少对她的怀疑,而把念念自己扔在这里的。

深呼了一口气,她握住念念的手,眼里全是自责。

“不怪你啦,都是那个坏女人。”

念念抿了抿唇,“我讨厌死她了。”

“以后不许这么说话。”

女人抿了抿唇,低声开口,“她是你爹地喜欢的人,你和她起了冲突,只会让你爹地很为难,所以以后离她远一点,记住了么?”

顾晓柔是成年人,厉景川这些年也没少宠着她。

而念念只是一个刚刚回到厉景川身边的小女儿而已。

惹不起,那就躲。

“嗯,我记住了,以后我见到她,绕着走!”

“乖。”

深呼了一口气,黎月继续给念念上药。

门外的走廊里,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,隔着虚掩着的房门,听着她们的对话,眸色渐渐地幽深了起来。

回到书房,男人淡淡地开口吩咐,“白洛,继续给小公主寻找合适的女佣。”

白洛一怔,“先生,那个黎月......”

厉景川抬眸,冷漠地扫了他一眼,“带着目的来的女人,我不会留得太久。”

“是!”

......

上完药之后,念念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黎月将她安顿好之后,回到白洛给她安排的佣人房里。

佣人房干净整洁,虽然地方不大,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

她脱下衣服,背对着镜子,查看自己背后的伤势。

之前顾晓柔在她身上踹的那一脚,用了十足十的力气,也刚好踹到了她身上的旧伤。

看着镜子里面有了淤青的后背,黎月叹了口气,蹲下身在药箱里面找药。

厉景川推门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女人只穿着內衣蹲在地上,背对着他的模样。

她肤白胜雪,和腰窝处被顾晓柔踹出来的淤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男人皱了皱眉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猛地传来的男声,让黎月的身子猛地一滞。

她本能地站起来,转身看他,“厉先生。”

女人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內衣,玲珑有致的身材十分惹眼。

黎月这张脸本就被雕琢得极美,再加上她现在婀娜尽显的模样,让厉景川不由地喉头一紧。

“都这个时候了,还想诱惑我?”

他眯了眯眸,双手环胸地靠在门口,满眼的轻蔑。

黎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衣着有些不妥。

她连忙扯过一旁的外套披在身上,“厉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

男人看着她脸上红肿的巴掌印,“还疼么?”

循着男人的目光,黎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之前她只顾着看腰上的伤,却忘记了,自己也结结实实地挨了顾晓柔的一巴掌,现在脸上还有些肿。

她笑了,“不疼了。”

男人抬腿,大步地走进她的房间,在床边坐下。

“刚刚为什么录音。”

他看着她,目光冰冷,“普通人不会想到要随时随地录音。”

这男人的警觉性还是那么高。

黎月微微地眯了眸,脸上却还是挤出了一个谦卑的笑容来,“之前在我家的时候,白洛助理不是在和我讨论之后的薪资待遇嘛。”

“我怕他以后会对一些口头上的承诺不认账,所以就偷偷录了音。”

“没想到后来厉先生您就接到了念念小姐出事的电话,我就跟着过来了,录音就一直开着忘了关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

男人踱到她面前,墨眸盯着她,似乎能洞穿她所有的想法。

黎月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她别过脸去,不敢和他对视,“当然只是这样。”

“我不喜欢心机深的女人。”

厉景川抬手扣住她的下颌,强迫她和他对视,“把你的小心思都烂在心里。”

“我能让你在蓝湾活得很好,也能让你在榕城活不下去。”

说完,他冷冷地甩开她,大步地离开。

黎月站在原地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冷汗浸湿了她的脊背。

这时,手机响了起来。

黎月这才回过神来,将房门关上。

电话是左安安打过来的。

“云屿下课了,我送他回来了,你不在家?”

“安安。”

黎月深呼了一口气,“晚上我要在这边陪着念念,你能帮我照看一下云屿,带他出去吃东西么?”

“好!”

挂断了电话,左安安抬手揉了揉云屿的小脑袋,“走,干妈带你去吃好吃的!”

云屿扁了扁唇,躲开左安安的手,“妈咪晚上不回来了吗?”

左安安点头,“应该是的。”

“今晚你跟着干妈,去干妈家里住!”

云屿撇嘴,淡淡地叹了口气,“我真可怜。”

“小屁孩,跟我一起住怎么能叫可怜呢!”

左安安翻了个白眼,拉着云屿就去了附近的商场。

简单地买了点云屿的个人用品之后,左安安带着他到商场顶楼的餐厅吃饭。

一进餐厅,云屿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顾晓柔。

他抿唇,直接拉着左安安去顾晓柔身边不远处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顾晓柔正咬牙切齿地在打电话,从云屿的位置,能清晰地听到她的声音。

“我的确是没想到,当年的那场车祸,她不但没死,还生了个女儿。”

“现在她把女儿送回来,不过就是为了跟我宣告主权,告诉我她还没死,炫耀她有个女儿!”

“既然她自己不回来,舍得把她女儿送过来当马前卒,我不弄死那个小孽种,怎么对得起她?”

“那个小孽种,今天就打了她一巴掌,真是便宜她了!”

云屿握着菜单的手微微地一顿,那双黝黑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的冷意。

念念今天挨打了?

怪不得妈咪要陪着她,晚上都不回来了。

小家伙抿了抿唇,默默地把手伸进衣兜里。

念念这个仇,他来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