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打更人 第二章 柳木棺

悬疑灵异 2022-01-14 14:58:29 主角:强子杨碧英 作者:半夜灵魂
打更人 已完结

打更人

分类:悬疑灵异 作者:半夜灵魂 主角:强子杨碧英

小说打更人 第二章 柳木棺

《打更人》小说介绍

甜宠新书《打更人》由半夜灵魂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,主角强子杨碧英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奇死亡,引出三十年前古道疑案。长亭外,古道边,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鬼影重重,人言可畏,谎言的背后仍是谎言。看阴阳打更人抽丝剥茧,拨云见日,斗鬼斗魂斗人心。...

点击查看 打更人在线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打更人》第二章 柳木棺免费试读

张大爷一共有两儿一女,但两个儿子却都患有严重的脑瘫,跟傻瓜没有啥区别,所以张大爷的丧事全都落在了张姨一个人的身上。

"哎哟哟,叶建国,叶端公,你可是终于回来了,刚才你一走,家父的寿木就开始出现异常了,好像,好像有......"为张大爷守灵的唯一女儿张姨双眼猩红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。

"有什么?赶紧说,别磨唧了!"父亲双眼一直瞪着灵堂中的黑色棺木,重重的说道。

"血,是血!刚才有一小股鲜红从寿木中流了出来,满地都是,满地都是啊......"张姨说道最后,竟用双手捂住了嘴巴,眼泪滴溜溜的冒了出来。

我朝放棺材的地方看了看,那里除了有一些香蜡纸钱的灰烬,哪里有张姨说的什么血啊。

父亲猛然一个转身,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吴三柜胸膛之上,如一头发怒的雄狮,双手提起吴三柜,吼道:"吴老三,你给老子的!太狠了,你这样做就不怕遭到报应吗?说,你到底做了什么!",父亲的吼声响彻了灵堂。说实话,这是我有史以来,见父亲发火为数不多的一次。

吴三柜哪里经得住父亲这般威严逼供,三下两下便全招了。果然不出父亲所料,吴三柜竟然真的在这棺材上面做了手脚,用鸡血、狗血混合丹青在棺盖上弹了九九八十一道印记,而且更要命的是这棺材不是用一般的柏木改制而成,而是用柳木!要知道,阴人游魂之类的东西对柳树唯恐避之不及,更不要说用这东西做棺材了。这吴三柜可真是走了一招狠棋啊。

我现在终于明白张大爷的魂魄怎么会从身体中逃出来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这柳木在作怪。

"吴老三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说,这是谁的主意?你到底收了人家多少钱,竟让你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?你要是不说的话,我就让张大爷亲自给你说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!"父亲狠狠的瞪了吴三柜一眼,将之前那个绿色透明物体从胸前掏了出来。

吴三柜面色陡然转变了,两只腿不断的向后缩,我隐约的看见吴三柜的裤裆有了些许的湿润,看来之前张大爷的魂魄还是给他吓的不轻。

"别,别,别,我说!我说!我全都说!"吴三柜几乎是带着哭腔喊了出来,他看了看张家的后人,又看了看我父亲,便开始胆怯的将实情吐露了出来。

原来吴三柜是受一个人秃头男子的唆使才做的这件事。大约是在七天前的一个夜里,秃头男子突然闯进吴三柜的棺材铺,扔下了五万块钱,命令他七天之内必须做出一口柳木棺材,而且还要在棺盖上弹上印记这等奇怪的要求。

吴三柜当时就觉得这是狠毒之招,但是最后他还是在金钱诱惑和正义之间,选择了前者。于是吴三柜便砍倒了村中那棵老柳树,做了这口棺材。可没想到当吴三柜刚好将棺材做完的时候,便听到张家传来"落气炮"的声音。

这一切竟是这样的巧合,做棺材的时间是七天,棺成之日竟是张大爷落气之时。难道这口柳木棺材真的是专为张大爷量身定制的不成?这也许是唯一的解释了。

"那人叫什么名字?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联系方式?"父亲缓缓的问道,语气中的火药味明显减轻了许多。

吴三柜无辜的摇了摇头,说只记得那人是一个中年秃子,口音似乎不是我们这儿的人,好像是闽南口音,说话得啦得啦的。

听完吴三柜的话,众人都陷入了沉默,明白人都懂,一定有人在后面操纵着这一切,我总算是明白张大爷之前口中说冤了,看来张大爷真的是有不可告人的冤情。但这究竟会是谁呢?现在一切都毫无头绪。

但目前要面对的显然不是找出幕后凶手,而是将张大爷入土为安。毕竟人死不能复生,死者为大,还是得先把张大爷遗体给解决了。

"吴老三,你铺子中还有没有多余的寿木?"父亲发问道。

"有有有,当然有。"吴三柜连忙回答道。

父亲转过脸去,对张大爷的幺女儿说道:"大妹子,节哀吧,这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,但现在必须换棺,否则张大爷恐怕难以安寝啊!"

"叶,叶大哥,一切都按你说的办吧,不过,你也一定要小心啊,小心啊!"张姨一边抽泣一边说道。

父亲听了,当时立马愣了愣,这话听起怎么怪怪的,强挤出了一点笑容,拍了拍张家幺女的肩膀,便安排了几个人随吴三柜去取棺材。

只见父亲将手中那绿色的透明的物体放在张大爷的灵位面前,我这才看清楚,这不是一直贡在我家神龛上的那只绿蟾蜍吗?怎么何时变成父亲的法宝了。父亲点燃一炷香,虔诚的拜了三拜,说道:"张大爷,刚才你也看到了,这一切都不是吴老三的主使,恐怕还另有高人,大爷你放心吧,晚辈一定会让你入土为安的!"

随后,父亲便拿起铜锣狠狠的敲了三下,整个灵堂再一次充满了亡灵的气氛,"阴人有难阳人助,莫使小人奸计成,柳木寿棺今在此,换棺换人半步多!",父亲嘀咕了几句,便命人开棺。

可让人奇怪的是,这柳木棺材却怎么也打不开,即使几个劳力一起抬棺盖,这寿木就像死死的定在地上一般,没有丝毫的动摇。咦,我顿时就郁闷了,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怪事不成?

"喵~喵~喵~"三声猫叫让在场的所有人头皮一阵发麻,难道张家的人不知道猫是白事时的禁忌吗?怎么会有猫叫声呢?

"大妹子,你家有猫吗?"父亲问道。

"没有啊,我们张家一直都是养不活猫的,这怎么可能啊!"张姨疑惑的说道。

什么?一直养不活猫?我顿时脑海中一团疑虑,养不活猫的家中竟然出现了猫叫声,这事看来是真的愈发的扑朔迷离了。

父亲二话没说,拎起铜锣就是一阵急促猛敲,只听见那猫嗷嗷直叫,像逃命一般没了踪迹,"强子,你给我去找七个鸡蛋,将蛋黄和蛋清分开,记住一定要没有打过雄的鸡蛋!"

父亲所说的没打过"雄"的鸡蛋,就是没有受过精的鸡蛋,称为"寡蛋",我也没有多想,便向张大家的厨房走去。其实要在张大爷家找到没有打过雄的鸡蛋很容易,因为张大爷不知哪门子筋搭错了,从来不养公鸡,所以张大爷家的鸡蛋应该都是寡蛋。

我随便找了一个碗,打了七个鸡蛋,将蛋清递到父亲的手中。父亲接过这碗蛋清,二话没说,沿着棺材缝将蛋清给灌了进去。但很快,怪异的事情发生了,一股液体从棺材底部流了出来,颜色却如鲜血一样。

"又流出来了,又流出来了......"张姨惊叫道,面容瞬间失色,就像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。

"大家别怕,这是蛋清混合了鸡血和狗血流出来的,没什么可怕的,来,强子,帮我把棺材打开。"父亲见到红血,反而松了一口气,对着大家说道。

什么?父亲竟然要我帮忙开棺,要知道刚才几个大劳力都没有打开,凭借我们两人的力气又怎么行?再说了,我从来没有碰触过棺材,更别说开馆了,心中还是有点害怕。

"强子,还在发什么愣,快过来!"父亲对我严厉的吼道,我只好硬着头皮前去抬棺盖了。

只听见"哐"的一声,棺材盖竟然真的被我和父亲给打开了,我想这一定是跟刚才那碗蛋清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打开寿木之后,我便看到张大爷静静的躺在里面,穿着跟之前我见到的张大爷的魂魄是一模一样,只是脸上被一张黄纸盖着,看不清表情。但面前的张大爷总给我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,说不出哪里不对劲。

"乾坤互逆,阴阳颠倒,这是要让张家永世绝后啊!"父亲狠狠的说了这样一句话。顿时,我一个激灵,终于发现了别扭的地方。

是张大爷遗体摆放的位置颠倒了!脚头互换,阴阳颠倒了!那背后之人究竟与张家有着什么样的血海深仇,竟然下如此狠招!

我目光一不小看到了那翻开的棺盖,那棺盖的背后被弹上了密密麻麻的血线,如同一张密集的蜘蛛网一般。

"林大蛮,来,将这棺盖拿出去烧掉,切忌不要碰到任何活物!"语罢,父亲沾了一点蛋清,指尖在棺盖上来回轻点,那蜘蛛网般的印记竟然变得暗淡了许多。

漆黑的棺盖发出血红的火苗,不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生寒意。直到后半夜,吴三柜为张大爷抬了一口柏木棺材,在父亲亲自监视下才让张大爷的遗体躺入棺中,并且将张大爷的魂魄从绿蟾蜍中放了出来。这一次张大爷竟然没有像之前飘出去,而是老实的呆在阳体中。

在张大爷三天葬礼期间,父亲试图从张大爷的嘴中问一点什么出来,可张大爷的魂魄却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难道这一切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?那闽南口音的秃子到底是谁?他为什么要吴三柜定做那样的棺材?而且时间算的那样精准?颠倒张大爷遗体的人又会是谁?为什么要做出让张家永世绝后的事情来?还有张大爷之前所说的那群人到底是谁?

所有的谜团就像一团浆糊在我的脑海中打翻,没有丝毫的头绪。我一直想跟父亲说出心中的疑虑,但见到父亲一直抽着闷烟,也就把话给咽了回去。

直到张大爷下葬的时候,一个人出现让僵局出现了转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