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蠢萌鉴宝系统》林小满霜降全文免费阅读

现代言情 2021-09-24 17:05:17 主角:林小满霜降 作者:初七
蠢萌鉴宝系统 已完结

蠢萌鉴宝系统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初七 主角:林小满霜降

小说《蠢萌鉴宝系统》林小满霜降全文免费阅读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小说介绍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讲述了主角林小满霜降之间的爱情故事,小说人物真实生动,情节描写细腻,快来阅读吧。“她妈跟别人跑了!” “我奶奶说让我莫跟她一起耍,她妈妈是个狐狸精,她就是个小狐狸精!” “我妈妈说她妈妈跟野男人跑了,她怎么还有脸出门?” “喂,林小满,你妈妈是不是真的跟野男人跑了?”...

点击查看 蠢萌鉴宝系统林小满 更多相关内容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第4章 何寡妇来闹事免费试读

要说玉,她自己也有一块,原本一直戴着,后来也被表姐骗走了。

爸爸说那块玉是他捡的,她一直以为不值什么钱,表姐拿了一条漂亮的项链就换了她的玉。

至于那项链,完全就是外面饰品店随处可见的便宜货。

想想前世的自己也真够蠢的,手上握着两件价值不菲的宝贝,都被同一个人骗走!

“可以。”

说着,成霜降把平安扣从脖子上取了下来,递到林小满手里。

看着她拿着平安扣爱不释手的模样,成霜降心下好笑,她这会儿的表情倒不像是贪财,而是纯粹喜欢这平安扣。

她喜欢玉?或者说是喜欢宝贝?

看她那么宝贝那支簪子,是珠宝玉器这些饰品都喜欢吗?

他记得嘉市有一条古玩街,正好,童乐那小子要从魔都过来,把她带去玩玩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?

事实上,林小满对平安扣爱不释手的原因是,七宝对它确实有反应!

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七宝贪婪地从中吸取能量。

“七宝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她赶紧用精神力和七宝交流。

“好吃。”七宝吸收了平安扣的能量,还满足地喟叹。

“你这个吃货!”

“宿主,这个平安扣,只怕是价值连城,上面的灵气不仅让我恢复一些能量,还恢复了积分鉴定功能,现在可以鉴定金簪了。”

“那我可以鉴定它吗?鉴定它有积分吗?”

“不能!”

“我真是……”哔了狗了。

“宿主,你不要在心里骂我,我听得见。”

我没骂你,我骂狗呢!

“你说什么?”

她一不小心出了声,成霜降敏锐地看了过来。

“啊,我是说,这平安扣真是太漂亮了。”

“你知道这是平安扣?”

一个五岁大的农村小姑娘,怎么可能认识平安扣?

“额,我在电视里看到的。”

“这平安扣是一位长辈送的,是羊脂白玉做的。羊脂白玉是一种软玉,摸着细腻滋润,也难怪你会喜欢。”

“值不少钱吧?”林小满只关心钱了。

她家这么穷,前世买个房子都欠一**债,阴差阳错有了这么个重生的机会,她恨不得钻钱眼子里去。

“小财迷!”成霜降刮了一下她的小鼻梁。

长辈所赠,自是无价。

“霜降,你醒了没得?快穿好衣服过来吃早饭了。”

听到燕子阿姨的声音,林小满才惊觉自己跟一个男的靠的这么近,虽然他只是个少年。

她刚想挪得远点,就被成霜降一把按住。

“动什么?风钻进来,你又要发烧了!”

“燕子阿姨叫你去吃早饭,你不去吗?”

“我救了你的命,难道你连顿早饭都不请我吃?”

成霜降见她急于摆脱自己那小模样,忍不住逗她。

“你想在我家吃早饭?”林小满有些惊讶,小脸儿的表情尽是夸张,“你可别后悔!”

她记得她小时候家里吃的早饭基本上就是稀饭咸菜。

像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怎么吃得惯?

“姜秀芳,你屋林小满呢?她死哪里去了?我屋浩浩昨天跟她一起出去玩,一晚上都还没回来!”

还没等成霜降开口,外面就传来一个老女人凶巴巴的声音,听得他眉头一皱。

林小满却是反应极快,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,又拉了成霜降,一起去窗户边偷看。

“何大姐,你啷个这么早就过来了?吃了早饭没得?要不要在我家吃点?”

林小满奶奶一贯与人为善,在林家村这么多年,几乎没跟人红过脸。

在本生产队的名声也是最好的。

乍一看有人来家里,第一反应就是热情地招呼人家吃饭。

可这个女人显然并不打算领她的情。

“把你屋那个打短命的喊出来,我倒是要问问她,我屋浩浩到底去哪里了!”

“我找了一个通宵,挨家挨户去问,那些娃儿都说他昨天是和你屋林小满去河边耍去了!”

“你屋那个儿媳妇不要脸,生个女儿也不是个好东西。点点大个人就晓得一天到晚和男娃儿满山野!”

“我屋浩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信不信老娘马上就掐死她!然后再一根条白布吊死在你屋门口!”

“我倒要看看,你屋还啷个过这个年!”

何老太太站在林家门外泼妇似的大声咒骂,周围的邻居都从自己屋头打开门出来看,眼见是她,都在指指点点。

何老太太是个寡妇,年轻的时候丈夫就死在了战场上,一个人把三个儿子拉扯大,小儿子还是遗腹子。

那些年因为生活艰难,何寡妇就和丈夫的兄弟搞到了一起,传出来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

可她愣是没脸每皮,谁说就揭谁家的短,搞得没一个人敢当着她的面说闲话。

大家都因为不想跟她计较让到起她,她却是越来越得寸进尺,自以为打遍村子无敌手,一张嘴是出了名的烂。

一看是她,看热闹的人多,但站出来帮姜秀芳的人就少了。

没办法,谁也不想惹得一身骚。这可是个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的死老太婆!

听她这么说,姜秀芳的脸色也垮了下来。

把火钳往灶门前一丢,黑着一张脸就从灶屋(厨房)走了出来。

“何大姐,喊你一声大姐,那是看你年纪大,但也不是哪个就怕了你!”

姜秀芳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,她是心地善良不假,可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软柿子。

看何寡妇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,态度也强硬起来。

“你屋娃儿丢了,着急也是理所应当,但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往我家小满身赖,是啥子意思?”

“你说你屋林浩昨天和我屋小满去了河边耍,那正好,我还没去找你,你倒是找到我屋来了!”

“我孙女昨天下午是被人从河里救起来的,晚一点点就淹死,到现在都还在发高烧,我还想问是不是你屋林浩把她推下去的也!”

“你,你胡说啥子!我屋浩浩那么乖,啷个可能推你屋林小满到河里头?怕不是你想倒打一耙,从我这里讹医药费吧?”

何寡妇两手叉腰,双腿岔开,大有你敢污蔑我孙子,我就找你拼命的架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