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林思羽刘清荣小说全文

古代言情 2021-09-24 16:24:45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 作者:阡陌子然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 已完结
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阡陌子然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林思羽刘清荣小说全文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介绍

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由本站为大家带来,小说主要讲述主角林思羽刘清荣的故事,小说简介:  一朝穿越,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,心中一句CNM!  虽然爹不疼,娘不爱,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?  当她打定了心思,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,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! 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,她心中奔过CNM!  凭自己发家致富,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!  纳尼,老娘自己挣的,凭什么要交给你们! 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,婆婆不公,可以分家,父母不亲,可以断情!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!  “娘子,听说近日你与李家公子走的很近?难道,他比为夫长的还要英俊?”刘清嵘一脸控诉。  她……  本文甜宠,虐渣,欢迎跳坑~...

点击查看 逆天丹帝鱼幼薇结局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第6章捡到野鸡免费试读

“嘿嘿,今天走狗屎运!”林思羽上去一把抓住那野鸡,看了一下还活蹦乱跳的,非常满意。

两天没有吃饱肚子,她早就饿得前胸贴肚皮,眼下捡到一只野鸡,正好祭祭五脏庙。

“那只野鸡是我的,放下!”

林思雨抬头,一个身材壮实的汉子,穿着青色的粗布衣衫,手里拎着自制的弓箭,正盯着她。

额!

这身打扮已经充分的说明,野鸡是他的,但是,她小脸一凝,把野鸡往背篓里一放,瞪了那人一眼。

“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,做记号了吗?你叫它,看它答应不?”

“你……你这小丫头,捡了人家东西不还,竟然还这么说话,你爹娘就是这么教你的!”那汉子脸一黑。

“我爹娘都死了,所以我没家教!”她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……”

刘清嵘原本也没多生气,不过就是一只野鸡,他还不放在眼里,只是这小丫头的态度着实让人生气。

“你什么你,大叔,麻烦你别用眼睛在我身上看,难不成没见过女人,再说我不过是个孩子,难道你有恋童癖!”她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刘清嵘……

大叔!

他有那么老?

刘清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,这丫头嘴巴太毒了。

这是刘清嵘对林思羽的第一印象,牙尖嘴利。

“既然你捡到了,就送你吧!”刘清嵘见林思羽面黄肌瘦,初冬的天气穿的单薄,脸上还有一个鲜艳的巴掌印,有些动容。

林思羽一听不乐意,“什么叫你送我,本来就是我捡到的,不跟你废话了!”

说完,背起背篓就跑了。

刘清嵘见她跑得飞快,摇头傻笑,这丫头……

眼看着天色不早,他回去收拾了一下今天的收获,一个个用绳子捆扎好,放在肩上扛着下山。

林家村。

李大夫家

李大夫在屋里收拾着刚刚晒干的药材,听到有人呼喊,将东西放好,这才出门。

院子里,林思羽背着一个背篓笑脸盈盈的望着他。

李大夫微微一愣,“林家丫头,有事吗?”

“来你家里当然是有事,李大爷,我这里有些草药,不知道您收不收?”林思羽面怀期待的望着李大夫。

药材?

“收,当然收!”李大夫微愣之后,赶紧上前查看。

毕竟他年岁大了,不能够时常进山去采药,总是靠在药材铺子里买不划算,却也没有法子,毕竟这里的村民不懂得药。

眼下有人送了药材过来,他当然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,不过,这小丫头?

“好,很好!”李大夫看了林思羽的药材非常满意,

有夏桑菊,还有蒲公英,以及其他草药。

虽然是湿的,但是都经过了简单的处理,非常干净,没有杂草。

“不知这些可以卖多少钱?”林思羽问道。

李大夫看了看她脸上的巴掌印,想起今日村子里都在传林家三丫头放火烧了厨房,想来一定是被家人痛打了一顿。

不过这丫头也着实可怜,他扭身到屋子里取了二十文铜钱,放在她手里。

“丫头,日后若是有草药,便送过来,我一律收下!”

林思羽笑着点头。

“等一下丫头,不知道你是如何懂得药材的,我记得你可没上过学?”李大夫叫住了要走的林思羽。

额?

林思羽雨愣了,不过这件事情早晚都要想个理由,于是笑道,“李爷爷,前两天在我娘打了一顿,晚上做梦在云里飘呀飘,梦到了一个老人,给了我一本书,然后我醒了就懂得这些东西。”

李大夫……

他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思羽,明显的不相信,但是既然这丫头不说,他也不好过问。

“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,哄哄迷信的无知村民还可以,见过世面的人可不会相信!”

一句话说的林思羽满脸通红,她没料到,最是迷信的古人竟然也有不相信鬼神之说。

可是,她又不能告诉别人,穿越附身的事,要不然会被当做妖怪烧死的,前世那么多的穿越小说可不是白看的。

“行了,你这丫头也着实可怜,以后若是有人问起这个问题,你就说是我教的!”李大夫顿了顿,说出了这番话。

“啊……”

林思羽显然有些吃惊。

“啊什么啊,你记住即使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要轻易的显露,毕竟过慧易夭!”

李大夫对于林思羽的身份已经知道了八九,给她敲了敲警钟。

从李大夫家出来,林思羽依然云里雾里,她实在不明白李大夫怎么会对她说那番话?

不过,那番话也着实有道理。

过慧易夭!

在这个封闭的世界,也不能太过惹人注目,看来,她还要从长计议,扭过头来对李大夫家多看了一眼,心里满是感激。

对于那只野鸡,她当然不会带回林家去,白白便宜了那一家子。

天色微微擦黑,已是晚饭时分。

她背着背篓从村子里穿过,慢慢的朝着西头去。

敲了敲门,静静的等着。

“吱呀!”一声脆响。

门被打开,一个虎头虎脑的七八岁男孩望着她,疑惑了一会儿,才让她进去。

“娘,三姐来了!”

男孩的声音传到屋子里,正在吃饭的张氏放下碗筷,跑了出来。

张氏望了一眼背着背篓的林思羽,微愣之后,上前拉住她就往屋里扯,“三丫头,还没吃饭吧,来,进来吃点吧!”

她进了屋子,望了一眼正围坐在饭桌前的大叔林德旺,还有堂弟林思北,以及坐在上头的奶奶。

一张破旧的桌子,放着两个菜,一个是腌的萝卜干,另一个则是用油水清炒的白菜,即使是这样,一家人也吃得香。

挨个的唤了一声,脆生生的声音好让人感觉亲切。

听到林思羽叫人

,张氏赶紧拍拍他两个儿子。

林思成和林思北慌忙咽下口中的东西,抹了把嘴,站起来对他亲切的叫了声,三姐。

林思羽笑着点点头,放下背篓对张氏道,“婶子,这是我今日捡到的野鸡,留下来给奶奶补补身子!”

那野鸡被放了出来,扑腾着翅膀,叫唤了几声,鲜活的紧。

林思成和林思北,见了野鸡,高兴的不得了,毕竟他们只是见过奔跑的野鸡,可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