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(林思羽刘清荣) 大结局无弹窗

古代言情 2021-09-24 16:22:30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 作者:阡陌子然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 已完结
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阡陌子然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
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(林思羽刘清荣) 大结局无弹窗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介绍

以林思羽刘清荣作为主角的小说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一经问世,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,作为知名作者阡陌子然的呕心沥血之作。小说简介:  一朝穿越,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,心中一句CNM!  虽然爹不疼,娘不爱,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?  当她打定了心思,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,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! 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,她心中奔过CNM!  凭自己发家致富,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!  纳尼,老娘自己挣的,凭什么要交给你们! 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,婆婆不公,可以分家,父母不亲,可以断情!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!  “娘子,听说近日你与李家公子走的很近?难道,他比为夫长的还要英俊?”刘清嵘一脸控诉。  她……  本文甜宠,虐渣,欢迎跳坑~...

点击查看 逆天丹帝鱼幼薇结局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第1章穿越农女免费试读

“死丫头,你给我站住,竟然还敢跑,等老娘抓住你不打死你!”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手里拿着一只破鞋,边跑边跳的追着院子里疯狂躲藏的女孩。

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,浑身是浆洗的已看不出颜色补着补丁的衣服,可怜兮兮的小脸上带着恐惧,望着那妇人哭诉,“娘,求您别打了,我出去给人家做工,给人家做丫环,求求您不要把我卖了!”

“哼,你个不知好歹的赔钱货,要不是看你还能卖点银子,你觉得老娘会辛辛苦苦的养你这么多年?我呸!”那妇人上前抓住女孩,就往屋子里拖,丝毫不管女孩的身子已经摩擦出血。

站在水井边上的两个半大的女孩看着眼前的一幕,丝毫没有出言相助的意思,满脸冷漠的吃着手里的馒头,并没有因为那个被打的女孩是她们的妹妹有所动容。

原本还希冀的望着这边的林思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任凭李菜花拖着她,连最基本的挣扎都没有。

李菜花拖着林思羽经过院子里那一方大石碾的时候,原本闭上眼睛的林思羽突然睁开了眼睛,绝望的打量了熟悉又陌生的院子一眼,奋力推开李菜花的束缚,一头撞在了那方石碾上。

殷红的鲜血娟娟的流着,她伸手摸了一把,含着笑闭上了眼睛。

“这……这死丫头,竟然敢寻死,真是胆子大了!以为装死老娘就会放了你,真是笑话,你也不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德行,若不是刘家那小子年纪大了,还能看上你,真是不知死活!给老娘起来,去给我做饭去!”

李菜花使劲的踢了几脚林思羽,后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,这下子她有些愣神。

“娘,这三妹是不是死了!”林思思跑过来打量了一下地上的林思羽,眼中尽是幸灾乐祸。

“那刘家的婚事?”林思秋想起了爹爹拿回的银子,顿时担心起来。

“对,刘家的婚事,这死丫头没了,刘家来要人可怎么办呢!”李菜花反应过来之后,第一件事不是看看林思羽的伤势,而是担心刘家的婚事会不会黄。

从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四五岁的男孩,冲到林思羽的面前,摇晃了她几下,趴在她身上大哭起来,“三姐,你不要死,不要死啊,三姐!”

“哭什么哭,贱丫头可是自己撞死的,和我没有什么关系!”李菜花有些心虚道,一边拉开自己最宠爱的儿子林思铭。

林思铭虽然只有五岁,但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已经很是懂事,甩开李菜花的手,跪下哀求,“娘,铭儿求您给三姐请个大夫吧,娘!”

李菜花瞪了一眼自己儿子,骂骂咧咧,“请大夫,这贱丫头是自己撞死的,还想让我给她请大夫真是做梦,再说了我有钱还不如去买点好的吃呢,给她请大夫,哼!”

“你俩去把她抬到猪圈里,对外面多她自己撞死了!”

李菜花对林思思和林思秋两个女儿交代了一句,就进了屋子。

额?

林思思和林思秋对于自己娘的话也不敢违抗,虽然她们俩没有林思羽那么被苛待,但是毕竟自身也是女孩,自然比不上四弟,但是搬尸体,这事实在头大!

林思铭年纪小,只能看着自己两个姐姐见生死未知的三姐丢到了猪圈里,叹了口气,他幼小的身子跑了出去。

半夜。

林德春对着自己的妻子李菜花大发脾气,“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,也敢对她下那么重的手,要是留下了伤口,刘家不要怎么办,真是没脑子,对了那丫头没死吧!”

“死倒是没死,不过最近是干不了活了,真是见鬼了,平时懦弱的赔钱货怎么今天硬气起来,还敢撞死,看明天我不收拾她!”李菜花不敢生自己男人的气,只能讲怒气撒到林思羽的身上。

“今日刘家说了三日后来接人,你可不要给我搞砸了,那丫头不要再打了,等到了时间送走就是!”林德春看了看李菜花的样子有些心烦,泼妇!

李菜花赶紧称是,不敢违抗!

林德春是林家村唯一的一个秀才,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,秀才可是难得的很,她能嫁给林德春可是上辈子上上辈子积了德,所以任劳任怨,没有丝毫的怨言,加上她嫁过来这么多年只生了一个儿子,心里已经觉得对不起林德春了。

林思羽慢慢的睁开眼睛,看了看周围的一切,顿时震惊了,这不是她奋斗了十年的小别墅,也不是她妈妈家,脏乱中还充斥了一股刺鼻的气味,这是……

这是,猪圈!

这个认知,让她彻底的愣住了,她怎么会在猪圈里,难道被人拐卖了,不对,她身上的衣服怎么是古代的样式?

一阵头疼之后,林思羽彻底的呆愣,她竟然穿越了,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,一个叫做林家村的地方。

这原主被自己的娘一阵暴打,拖得满身是伤,最后原主竟然不满命运的安排,自己撞死了,这才便宜了她。不过有的选择,她可不可以不占着便宜,望着苍蝇横飞的猪圈,她欲哭无泪!

“三两银子就将自己的女儿卖了,真是丧尽天良!”她捂着自己的额头,怒骂,猛然发现旁边好像有人,警惕的问道,“谁,谁在哪里!”

“三姐,是我!”林思铭小心翼翼的从角落里出来,手里拿着半个馒头递给林思羽,“三姐,你吃,你吃!”

林思羽看着眼前五岁的小弟,心里淌过一阵暖流,看来这个家还是有人关心她的,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,她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接过馒头,也不管脏不脏就吃了起来。

“三姐,这是我偷偷用零花钱和李大夫换的药,你拿好了!”林思铭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包,塞到林思羽的手里,匆匆忙忙的回去了。

林思羽看着手里还没有吃完的馒头,还有那包暖的热乎乎的药包,眼中含着泪水,小弟,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,但是林家,我也不会忘记!

林思铭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屋子,面对住在外间两个姐姐的质问,他翻了个白眼,“我去撒尿了,难道你想看看!”

“你……”林思秋气急。

“好了,快去睡吧,你二姐也是担心你,怕你受凉了!”林思思笑眯眯的抹了一把林思铭的小脸。

林思铭伴着小脸气鼓鼓的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面对厨房里的冷锅冷灶,李菜花极是生气,一冲到猪圈,张口就要骂,突然想起了什么,灰溜溜的又跑到了厨房,愤愤不平的做起早饭。

林思思和林思秋两姐妹,当然没资格睡懒觉,早就起床去,后山割猪草去了。

林德春一大早就拿着昨日从刘家送来的三两银子,出了门。

此时无人打扰,林思羽蜷缩在猪圈的小床,对于眼前臭气哄哄的猪圈,她气急,却也无奈,想起昨日,李菜花说的话,看来被卖掉的命运,她是逃不掉了!

嚼碎了昨夜林思铭送来的药,胡乱的吞到肚子里,才感觉身上的伤好了一些,清明的眼神,淡淡的打量着这个家。

三间破旧的茅草屋,李菜花夫妻住一间,中间一间是堂屋,右边那间做了隔断,里面住着最受宠爱的林思铭,外面则是林思思和林思秋两姐妹住。

哎!

她叹了口气,看来是回不去了,既来之,则安之,她倒要看看老天爷能为难她到几时?

前世,她也叫林思羽,不过是个孤儿,没有品尝过亲情的温暖。

此生,她还叫林思羽,不是孤儿,却胜似孤儿。

她倒是很感谢林德春这个父亲,竟然给她取了一个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名字,也许是名字一样,让她很快有了归属感。

林德春兄弟姐妹三个,只有他一个人,读了书,考了秀才,在这林家村算得上有本事,可是他安于享乐,不肯出力,所以日子才过得紧巴巴。

兄弟姐妹也不常往来,只余下一个老娘赡养在兄弟林德望家,李菜花素兰霸道泼辣,所以林德望夫妻即使有怨言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唯一的一个妹妹林德芙嫁到了隔壁村,跟刘家有些交情,所以才拾掇自己大哥将三女儿,卖给刘家做儿媳妇,从中赚去了不少钱。

这些,林思羽都是偷听到,原本以为爹娘只是不喜欢她,只要她多干活,少吃饭,就能在家里苟延残喘,没想到爹娘就那么狠心,三两银子就将她卖了。

虽说,三两银子戴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是笔不小的钱财,可是她毕竟是他们的女儿,难道良心不会痛吗?

那刘家儿郎,想来也并不是什么好的,不然,也不会,二十大多了,还没娶妻!

哎,这都叫什么事!

“去,将这碗剩饭送到猪圈里,她爱吃不吃!”李菜花收拾着桌子,丢下一碗菜渣子给林思秋。

林思秋不情不愿的来到猪圈,捏着鼻子,将手中的碗随意的往地上一放,“吃吧,别饿死了,否则刘家可就不要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