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林思羽刘清荣小说阅读

古代言情 2021-09-24 16:19:58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 作者:阡陌子然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 已完结

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阡陌子然 主角:林思羽刘清荣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林思羽刘清荣小说阅读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小说介绍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是作者阡陌子然的经典作品之一,小说主要讲述主角林思羽刘清荣的故事,内容情节十分精彩,推荐大家阅读,小说简介:  一朝穿越,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,心中一句CNM!  虽然爹不疼,娘不爱,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?  当她打定了心思,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,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! 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,她心中奔过CNM!  凭自己发家致富,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!  纳尼,老娘自己挣的,凭什么要交给你们! 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,婆婆不公,可以分家,父母不亲,可以断情!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!  “娘子,听说近日你与李家公子走的很近?难道,他比为夫长的还要英俊?”刘清嵘一脸控诉。  她……  本文甜宠,虐渣,欢迎跳坑~...

点击查看 逆天丹帝鱼幼薇结局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田园辣妻:调教一等贤夫》第8章随了心愿免费试读

林思思捂着嘴偷笑。

李菜花瞪了一眼自己,不知天高地厚的三女儿,凭她自己挣,怕是你一辈子都挣不到。

“行啊,只要你挣回了三两银子,哦不对,是五两银子,我就退了刘家的婚事。”林德春略有深意。

“他爹,你别听这丫头胡说,他一个黄毛丫头,怎么会有那种本事!”李菜花赶紧阻止,自己丈夫发昏。

“另外,我不要再住在猪圈!”

她的话一出口就被李菜花骂了。

“你不住在猪圈住在哪儿,家里哪有你的房间!”

“实在不行,我跟小弟住一个房,反正他还小,我打地铺就是了!”

“不行,阿铭那么小,你会吵到他的。”李菜花当然不愿意这死丫头和她幺儿住在一起。

“娘,我愿意和三姐住一个房间。”林思铭被李菜花扯了一下,不敢再说话。

林德春也表示不愿意。

“爹,既然您觉得三两银子可以将我卖了,那我拿出十两银子,我们断绝一切关系,怎么样!”她说得斩钉截铁。

林德春一愣,这丫头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不过能多拿到七两银子,也是件好事,这可比刘家出的多多了。

“你真有把握挣十两银子?”他疑惑的问道。

林思羽瞧了他一眼,“当然,为了让你相信我,这是我的诚意!”

哗哗啦啦一阵脆响。

众人的眼神望过去,纷纷惊呆了。

破旧的桌子上放了一小堆铜币,足足有一二十个。

“这……你这丫头哪来的钱?莫不是偷我的?”李菜花惊讶之余,怀疑道。

不过想了想,她下午放钱进去的时候,好像没有少。

林思思和林思秋姐妹捂着嘴巴震惊,望向林思羽的眼神不一样,这三丫头竟然会挣钱。

“你哪来的钱?”林德春问道。

林思羽冷笑一声,“我哪来的钱,不需要告诉你,其实我刚才的要求您答应吗?”

“只要我交出十两银子,从此断绝父女关系,生老病死各不相干!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能如此不孝,什么生老病死各不相干,难道我跟你爹都白生了你?”李菜花不满的愤愤道。

林思思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,心里有着另外一番盘算。

林思秋是个火爆脾气,眼下看到林思羽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,想要教训教训她,毕竟刚才她拿出那堆铜钱着实惊呆了她。

有挣钱的法子,竟然不告诉她,难道不该打吗?

“十两银子,可不是小数目,你确定做得到?”林德春将信将疑。

“我能说出来就必然能做得到,至于怎么做,就不是爹操心的事情了!”林思羽一脸冷漠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好,如果你能够拿出十两银子,我就和你断了关系。”林德春心里盘算着十两银子的用处,一想到春风楼里娇俏的美人,心里就痒的慌。

不过是一个贱丫头而已,还断绝父女关系,真把自己当根葱了。

“还望爹爹立下字据!”林思羽并没有就此完毕。

“你,难道你比我还能骗你不成?”林德春着实气愤,本来想着这丫头若是真能挣钱,以后便不卖她,让她在家里挣钱也好。

没想到,这丫头竟然如此不识抬举。

“三丫头,你不要太过分,你爹是秀才,怎么可能说话不算数,没想到养了你这么多年,竟然是个白眼狼,心里盘算着怎么断绝关系,我为什么没在生下你的时候就掐死你!”李菜花一脸痛恨,不过这丫头会挣钱,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“白纸黑字好办事,毕竟十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,万一爹爹拿了钱,说话不算数怎么办!我岂不是哑巴吃黄连,有理说不清!”

林思羽面对林德春的呵斥,毫不后退。

对于李菜花的喋喋不休,她丝毫没有理会。

林德春心里极其矛盾,想要十两银子,但是立下字据这事儿让他有些难堪,毕竟读书人最终名声,若是这事被人知道了,那他岂不是毁于一旦。

林思羽看着犹豫不决的林德春,轻笑了一声,“若是你不愿意立下字据,那我还是等着过了明天,刘家派人来接我吧!”说完,扭身就走。

“哎,三丫头,你等等……”林德春还没有说话,李菜花先叫住了她,若是这丫头真的有十两银子,那刘家的三两银子就不算什么,真让她嫁了刘家还是不划算的。

林思羽站住脚步,扭过来望着李菜花和林德春,讽刺道:“你们可想好了?过了今夜,可就没有这么好的事了!”

看着林思羽决绝的模样,林德春知道自己是留不住这个女儿了,叹了口气,“既然三丫头一定要和我们断绝关系,那也不是不行,但是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,你说走就走,岂不是太不讲情面,丝毫不念及亲情!”

“亲情?”林思羽唾了一口,瞪着林德春**的嘴脸,心里跟明镜一样透亮,“养了我这么多年,爹爹不觉得羞耻吗,从我记事以来,我都是家里干活最多的,明明上面有两个姐姐,但是有什么活还是我去干,还有为什么大姐和二姐不用睡猪圈,而我今年十二岁,已经睡了七年的猪圈,之前我不知道,毕竟我还不记事。”

“现在跟我将亲情,是不是有些不要脸呢!”

“你……”林德春气的脸哆嗦。

李菜花怒火中烧,转身去找竹竿去了。

林思思和林思秋当然知道她这些年受的罪,但是这关她们什么事情,还不是她不受娘喜欢,自己还是懦弱的性子,不过她们很是好奇,这么多年老三都挺过来了,怎么今日会爆发?

林思铭惊呆了,他才五岁,知道自己爹娘不喜欢三姐姐,但是也不清楚,三姐竟然受了这么多的罪,一时之间竟然红了眼睛。

“我生下来就是给你们干活的奴隶,你们于我只有生养之恩,我觉得十两银子已经足够偿还!”她冷漠的望着屋子里的一家子,房间里烧着炕,很是温暖,但是她还是觉得浑身恶寒。

林德春从不知道自己老实的三女儿竟然是个厉害的角色,心里一忖,“没想到你这么多年竟然心存怨恨,也罢,只要你拿来十两银子,随你离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