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无弹窗)主角强子杨碧英小说免费阅读

悬疑灵异 2022-01-14 15:03:31 主角:强子杨碧英 作者:半夜灵魂
打更人 已完结

打更人

分类:悬疑灵异 作者:半夜灵魂 主角:强子杨碧英

(无弹窗)主角强子杨碧英小说免费阅读

《打更人》小说介绍

主角叫强子杨碧英的小说是《打更人》,它的作者是半夜灵魂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奇死亡,引出三十年前古道疑案。长亭外,古道边,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鬼影重重,人言可畏,谎言的背后仍是谎言。看阴阳打更人抽丝剥茧,拨云见日,斗鬼斗魂斗人心。...

点击查看 打更人在线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打更人》第六章 迷雾重重免费试读

我听到这话,差点一个趔趄,张二爷不是死死的躺在这里吗?但很快的疑虑得到了验证,只见张二爷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轻轻掸了掸身上的泥土,哈哈大笑了一声,说道:"叶家果然人才辈出啊,没想到老头子我还是没有瞒过你的眼睛啊!"

我看了看父亲,没想到他的脸上似古井无波般平静,连丝毫的诧异都没有,难道父亲早就看出了张二爷是在装死了?

张二爷拾起那断裂的手杖,欲向山下走去,竟然是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。

"怎么?二叔,你不想说点什么吗?你既然让我帮你们张家破了煞局,你又做出坑害自家人的事情来,二叔,你到底是几个意思?"父亲自己点燃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语气略微有点加重。

"哈哈,建国啊,我倒要听听我到底做什么对不起张家的事情了,你倒是给我说说啊,你给我说说啊!"张二爷用断成两截的拐杖狠狠的戳着父亲的肩膀,这气势完全给我是一种老流氓的感觉。

只见父亲将烟头狠狠在地上踩了踩,说道:"你从一开始打的就是张大爷的主意吧,张雄斌不是你的儿子,你离村也不过三十年,张雄斌看上去至少四十出头;张翠华也和你有着勾当,害死张大爷的不是别人,而是你,张全德!",说完,父亲狠狠的盯着张二爷,手中的铜锣颤颤发抖,"二叔,我敬重你,因为你是张家的长辈,但是你这样做,未免对不起张家的后人,你怎么能够对自己的兄弟下得去如此狠手,你也......"

"够了,不要再说了,我哪里做错了?我让你破了张家的煞局,难道我有错吗?这一切都是那老顽固自找的,若是三十年前将那句话说出来,也不会落得被人设局的下场,你看看他那两个脑瘫儿子,都是张全东一个人造成的,都是他一个人犯下的罪非要我们张家人全部来替他承担,三弟、四弟还有五弟,死得都很冤,其实最该死的就是他,张全东!"

我和父亲都哑然了,这事果然还是牵扯到了三十年前张家兄弟的事情。三十年前张家兄弟到底遇到什么事情竟兄弟手足相残,互相算计。

"张爷爷,难道你之前在张大爷墓穴前所说的话都是假的吗?一切都在演戏吗?"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应该是几十年的兄弟间说出的话吗?竟是这般决绝,没有丝毫的人情味可言。

"哈哈,小朋友,你还是太年轻啊,有时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老头子我可以不惜一切的代价,即使出卖自己的灵魂也可以。三十年了,整整三十年了,我的灵魂早就不属于我自己了!"

张全德已经让我感到完全的陌生了,我从来没有觉得人心竟是这样的可怕。

"张全德,你完全可以和张雄斌他们一并逃走,你为什么不离开?以你的身手,恐怕不在那两人之下吧!"父亲说道,早已将口中的"二叔"变成了一个陌生的称号"张全德"。

张全德笑着说道:"因为我在等你!"

张二爷此话一出,更是让我和父亲摸不着头脑了,即使他要收集张大爷的魂魄去做恶事,目的也已经达成了,还需要等父亲有什么用。

"叶建国,你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'赌约'?那是我跟你那死鬼老爹定下的,现在就只有你来完成了,你不可以拒绝!"

"赌约到底是什么?"

张全德没有说话,只是轻蔑的笑了笑,眉宇间透露出无比肯定的神色,"现在我还不能说,但你一定会来的!"

"要是我们不来呢?"父亲冷冷的说道。

"哈哈,你会来的,否则现在的张家就是你们叶家的下场!老头子我走了,三个月后,我和你张大爷会在那里等你,记得带上你的行头还有叶大兄弟交给你的东西!"张全德大笑三声,向远处走去。

父亲呆呆的望着张全德离去的背影,狠狠的磨着牙,拎着铜锣的手都在不断的颤抖,不知道这时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恐惧。

"老爸,难道就这样让他这杀人凶手走了吗?张大爷的冤还要不要报了!"义愤填膺的我恨不得立马将这凶手绳之以法。

父亲沉默了很久才摇了摇头,点了一支烟,说道:"我能拿他怎么样?他的手段可以不留丝毫的痕迹!"

父亲告诉我说张大爷是被一种叫命格迷局的玩意儿害死的,只要布局之人知道对方的生辰八字就可以毫无痕迹的夺其魂魄。而知道张大爷生辰八字的恐怕就只有自己的兄弟张全德了。至于我问父亲他为什么知道张大爷的藏尸的地点,父亲指了指我裤脚上的黄泥,我立马联想到了之前张雄斌裤腿上的黄泥,这一切也就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了。

我问父亲张二爷既然都对张大爷下了狠手,那为什么还要帮张家人破了煞局。父亲没有回答我,只是狠狠的在一旁抽着烟,我猜一定是张全德逃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才做出这样举动的,毕竟他也是张家人。

张大爷的遗体静静的躺在防空洞中,安详无比。我心中却是隐隐作痛,张大爷生前没有享到清福,死后不禁魂魄遭到了毒手,连仅存的尸首都受到这般折磨。

"老爸,张全德为什么要张大爷变成煞尸?这对有他有什么好处吗?"之前张全德是想用柳木棺让张大爷变成煞尸,但被父亲及时阻止了,刚才又用那笛音让张大爷变煞,又被我阻止了。这足以说明张大爷遗体对他们的重要性,但现在又为什么扔下遗体,独自离开了呢?

"张全德让张大爷变成煞尸,无非是看中了张大爷百年尸骨,要知道一具百年煞尸在有些人的眼中是无价的!幸好我们的出现让他们猝不及防,但他们取走了张大爷的魂魄,这,哎,都是我的错啊,不该将绿蟾蜍交给那个老**!"

只见父亲捶胸顿足,后悔莫及的样子。但我认为这一切都不能怪父亲,要怪就怪那张全德太阴险狡猾,让我们中了他的奸计。

我脱下黑色的外套搭在张大爷的脸上,和父亲一并将张大爷给抬了下去。随后便是将张大爷的遗体简单地处理了一下,安葬在了之前选好的墓穴当中。

张大爷的后事也算这样草草的结束了。但留给我们叶家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接下来的几天父亲都闭门不出,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,也只有每天凌晨三点钟敲更的时候才会出门去。我想他一定是在想张全德最后所说的那句话,"三个月后,我和你张大爷会在那里等你,记得带上你的行头还有叶大兄弟交给你的东西!"

我曾想问问父亲,爷爷到底留给了他什么东西?张全德只说了三个月后,连具体的地点都没有说,即使父亲想完成爷爷跟张全德的赌约,也不可能找到地点啊。我了解父亲的性格,他想要说的迟早是会说的,他不想说的话,就算你问死,父亲也不会坑一声的。于是我便静静的等待着父亲的答案。

果然,第五天的时候,父亲便把我叫到了卧室中,表情严肃,手中捏着一个绿色东西,我一看,这不就是那只被张雄斌抢走的绿蟾蜍吗?看来父亲这一次有话想对我说。

父亲将爷爷临终前的故事讲给了我听。

爷爷是八年前去世的,他临终前将一对绿蟾蜍交到了父亲的手中,除了说的那句"若转命,拔根起,续命人,打更中"之外,还说了一句"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!",之后便撒手人寰了。

我一听心想,这前面还可以理解,这后面一句,完全就是一句诗啊。但转念一想,立马觉得不对,爷爷是旧时代的人,家穷,从来没有读过书,连箩筐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,更不要说什么吟诗作对了。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:有人特地将这句话告诉我爷爷的。但这人到底会是谁呢?

我脑海之中的答案就只有一个人,那便是张大爷!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爷爷不善于言谈,唯一的朋友就是张大爷了。但张大爷为什么会告诉爷爷这样一句话,爷爷临终前又告诉了我父亲,这到底是几个意思?

"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"我心中不停的捉摸着就这句话,这明明是一句离别诗,难道这里面还藏着什么暗语不成。

父亲说这对绿蟾蜍也是爷爷留给他的,这个绿蟾蜍也是张大爷送给我爷爷的。在爷爷去世之前,一直由爷爷保管,后来就被父亲供奉在我家的神龛之上。我所不知道的是这绿蟾蜍竟然有一对。

"老爸,爷爷到底跟那张全德打了一个什么样的赌竟还要跟后人赌下去?"我疑惑的问道。

父亲点上一袋烟,摇了摇头,"不知道,但我能肯定张全德所说的东西一定指的就是这对绿蟾蜍,你还记得那张家媳妇儿所说的话吗?"

对啊!我突然想起了张家媳妇儿所说的话,她说张雄斌在张家不断的翻找着什么东西,但最后恰好碰到我和父亲闯了进来,张雄斌才胡乱的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。

经过我和父亲一番揣摩和推断,基本上可以断定,张雄斌要找的就是这对绿蟾蜍!

"老爸,你知道张家兄弟三十年前那次外出到底去了哪里吗?如果搞不清楚的话,单凭爷爷留下的这句话,我们根本无从下手,更不要谈及什么赌约了。"虽然张全德说的是三个月以后,但是不弄清情况,这和一天的时间没有什么区别。

父亲依然还是摇了摇头,愁眉深锁,来回端详着手中的绿蟾蜍,希望能看出什么端倪来,但依然没有丝毫的头绪。

时间又过了三天,一个邮递员的出现让事情开始有了头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