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我把一生输给你]简子安锦遇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

现代言情 2021-07-22 14:55:46 主角:简子安锦遇 作者:乔木木
我把一生输给你 已完结

我把一生输给你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乔木木 主角:简子安锦遇

[我把一生输给你]简子安锦遇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

《我把一生输给你》小说介绍

《我把一生输给你》是乔木木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我把一生输给你》精彩节选:为了给家里筹钱,简子安一度狠心跟锦遇分手。 多年后,又是受钱所困,简子安将自己“卖”到了锦家,成为锦遇的妻子。 看她主动送上门,锦遇的报复计划便至此展开。 他笑她、讽她、虐她,却绝不允许别人伤害她一星半点! “我的女人,只能我欺负。”...

点击查看 王者:荣耀巅峰林宇甄清纯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我把一生输给你》第001章 新婚,他狠心羞辱免费试读

午夜,A市有名的红灯区沸反盈天,烟雾缭绕,浓妆艳抹的女人和财大气粗的男人似乎是这里的主流形象,而这样的夜场,简子安还是头一次走进来。

她蹙着眉头找到了锦遇所说的那家店,并照着他说的房间号一路找了过去。然而站在放门口,她却迟迟不敢推开。

今天本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,可是新郎官却跑到了这灯红酒绿的场所。

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简子安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

就在她迟疑的时候,房间门突然打开了,一个性感火辣、穿着暴露的女人被一个发型时髦到令人费解的男人搂着,两人正准备出来。

男人满身酒气,看到简子安,嘴角扯出一抹嘲讽,“哎哟!这不是我们嫂子吗!”他转头冲着里面喊道:“锦遇,你老婆找上门啦!你说怎么办呢?”

他话音落下,锦遇就已经走了过来。房间里一众哄笑声。

“哎呀,还真过来了呀,咱们这新嫂子行动还挺快的。”

“锦遇,你行啊!这新婚之夜就要带着嫂子玩这么刺激的吗!哈哈哈哈。”

简子安在一片嘈杂之中对这些话听得不甚清楚,但,那些讥笑,她可以感受到。不用别人说,她自己都知道现在的场面多么难堪。

她看着锦遇,强忍下自己的情绪,尽量理智道:“锦遇,我人也来了,你可以跟我回去了吧?”

锦遇勾起唇角笑了笑,“来都来了,怎么也得好好享受一下呀!”他一把拉过简子安,把她拉进了门,扯到怀里,凑近她的耳朵,低声道:“我当初去找你的时候,你不也没跟我回去吗。”

一句话就让简子安乱了神,手里下意识的抗拒动作都僵住了。

简子安被锦遇搂着肩膀,半搂半拽着走到了沙发中间坐下。

旁边的陪酒小妹挤到了锦遇的另一边,几乎要贴在他身上,满怀敌意娇嗔着问道:“锦少,你出来玩怎么还让老婆也过来,这样大家多放不开呀!”

锦遇伸手拿过一杯酒硬塞在简子安手里,命令道:“喝了它!”然后才对着陪酒小妹笑着说:“哪里的事,大家该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陪酒小妹脸色好了一点,又要往锦遇身上蹭,锦遇不着痕迹躲过,眼睛紧盯着简子安,示意她喝酒。

简子安无奈地凑到自己的嘴边。

旁边锦遇的那些兄弟们对他们两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,他们本来就对简子安没什么好印象,再听闻锦遇的这话,更是放肆地笑了出来。

“就是就是,大家该怎么玩怎么玩!”

“女人嘛!不都是见钱眼开的嘛,只要给钱怎么都行!反正咱们这嫂子也是阿姨找来的便宜货,哈哈哈。”

简子安嘴里还来不及下咽的酒一下呛进了喉咙,整个人剧烈地咳嗽起来。她手忙脚乱地把杯子放在桌上,又摸到纸巾盒抽出纸巾掩着口鼻,在满屋子嘲笑声中咳到满脸通红。

看简子安咳成这样,锦遇的手不禁攥紧了些,调整着表情,伸出脚踢了踢她,“喝个酒都这么废物!”

脸上有液体流淌下来,不知道是酒还是别的,简子安强忍下咳嗽,擦了擦脸,又坐回锦遇身边,面无表情地盯着茶几。

锦遇一看她这表现就来气,她这是又打算当鸵鸟了!他们多年的感情就没在她心里留下一点痕迹吗?他本来都准备见好就收了,这下火气蹭地就冒起来了。

他伸手揽过旁边那个一直想把自己整个人贴上来的陪酒小妹,邪笑道:“家花就是没有野花香!还是你有味道。”惹得陪酒小妹咯咯笑起来。

简子安握在一起的双手又攥紧了一些。

锦遇又从桌子上拿过一杯酒,递给陪酒小姐,“来,你喝一个,喝的好看点。”

陪酒小妹笑着接过,一仰头大口干完了,一屋子男男女女纷纷起哄叫好。锦遇大笑着掏出几张钞票扔了过去,“真听话,听话的就该赏!”

陪酒小妹喜滋滋接过钞票,毫不避讳地直接塞到了自己鼓囊囊的胸脯里面。

简子安眼角忍不住抽搐。

锦遇这一语双关,还不就是为了刺激她吗。

她咬了咬牙,一伸手也从桌子上拿了一杯,仰头喝了下去。

酒是什么味道的,她不知道,只知道滑过喉咙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,然后她放下酒杯,又看了看锦遇,“我这杯酒算是给你赔罪了,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吗?”

锦遇本来眼里有些闪烁,但听到她这句话,眼神又深了起来,冷哼一声道:“赔罪?那这一杯酒可有点少。”他拍了拍旁边陪酒小妹的胳膊,“你来教教她,赔罪应该怎么赔。”

小妹看了看锦遇脸上神色不似作伪,便笑着站起来,应声道:“锦少放心,我保证让你满意!”说罢,她绕过茶几,把地上的一扎酒都拎起来,全部打开了。

简子安瞪着她,又看了看锦遇,咬牙道:“我们之间的事一定要在这种地方解决吗?”

锦遇向后瘫倒在沙发上,满不在乎道:“我说了吗?我只是让人教教你,怎么乖乖听话。”

陪酒小妹咯咯一笑,拎起一瓶酒走到了简子安面前半蹲下,伸手按着她的肩膀,“这位姐姐,咱们都是女人,男人给钱花,那就是爷,咱们听话就行了,我劝你乖乖喝完这些,别惹锦少不开心了。”

简子安一把推开她,“你是你,我是我,别拿你的手碰我。”她是堂堂正正的,就算是因为钱和锦遇之间有了矛盾,但和这些以色侍人给钱就是爷的小姐根本不是一路的,到了这时候她已经很后悔今晚过来找锦遇了。

她心里对陪酒小妹不屑,人家陪酒小妹对她又何尝看得起。她话音一落,陪酒小妹就变了脸色,“呵呵,这位姐姐也太看得起自己了,都是花钱买开心,咱们谁也不比谁高尚,你既然敬酒不吃,我也只能喂你罚酒了。”说完直接翻起酒瓶从简子安的头上倒了下去。

简子安被冰冷的酒水兜头浇下,刺激地打了个激灵,朝一旁躲去,“你干什么啊!”

锦遇看着这幅场景无动于衷,一屋子的人都停了下来,看看锦遇,再看看简子安,都默契地选择了当个观众。

简子安推开了陪酒小妹,脚踩到地上的酒水还踉跄了一下,她扶着墙站直,愤怒地盯了陪酒小妹一眼,又看了看锦遇,“你,你不愿意跟我回去可以直说,不必用这种方式来对我!我今天,就不该来!”说罢转身跑了出去。

锦遇顿时也阴下了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