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]顾娇萧六郎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

古代言情 2021-09-24 15:02:59 主角:顾娇萧六郎 作者:偏方方
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 已完结

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偏方方 主角:顾娇萧六郎

[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]顾娇萧六郎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

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顾娇萧六郎的书名叫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,它的作者是偏方方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本是侯府千金,却因出生时抱错沦为农家女。  好不容易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,却无人上门娶她。  说她容颜丑陋,天生痴傻,还是克父克母的小灾星?  可她半路捡来的夫君,是未来首辅。  她上山领养的小和尚,是六国神将。  就连随手救下的老太太,竟然也是当朝太后。  某男恶狠狠道:“娘子,谁敢欺负你,为夫把他办了!”  神将道:“姐姐,六国疆土,你想去......

点击查看 顾娇萧六郎结尾是啥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09 维护免费试读

  “顾娇你发什么疯!”周氏还当谁这么大胆,却原来是这小傻子。

  “铜板拿回去。”顾娇压根儿没理周氏,只淡淡看向手僵在半空的罗二叔,不耐地蹙了蹙眉,“牛车我昨晚就定了,你想反悔可以,把所有人的车钱都退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周氏问。

  “字面上的意思,今天萧六郎上不了牛车,那谁也不许上牛车。”顾娇道。

  “你凭什么呀?”一个婶子哼道。

  顾娇慢悠悠地从背后拿出镰刀:“就凭我是傻子!”

  众人一见那刀脸都白了。

  想冲上去扯顾娇头发的周氏也吓得不敢上前了。

  傻子……傻子真是啥都干得出来的。

  可傻子从前是不待见萧六郎的,为啥会为了他和一贯亲近的顾家人过不去?

  萧六郎的眼底也掠过一丝错愕,他没想到一向讨厌他的顾娇会这么护着她。

  最后,还是罗二叔给想了个法子,让周氏花钱买下其中一个乡亲的菜,那乡亲把位子让给了顾大顺。

  为了防止半路再出意外,顾娇背上镰刀随行。

  牛车没有多余的位子给她了。

  她拖着瘦瘦小小的身子,愣是徒步走了十几里地,将萧六郎安然送进了考场。

  萧六郎进入考场后,顾娇便背着背篓离开了。

  她要去集市把篓子里的野山菌与已经风干好的木耳卖掉,顺带着再做点别的事。

  天香书院台阶很高,一般来求学的都至少是秀才,这年头考秀才并不容易,像顾大顺不到二十便考上已算难能可贵了。

  萧六郎才十七,是所有考生里最年轻的一个。

  上午考诗赋,下午考经义。

  现场作点诗赋对他们来说并不难,难的是下午的经义,经义的题目一律出自四书五经的原文,考生必须严格使用八股文。

  而加上这次的题目出得很难,一天考下来,考生们的脸几乎全都成了菜绿色。

  萧六郎出来时,同窗已经在考场外等了小半个时辰了。

  同窗道:“也是你们倒霉,这次的题目是院长亲自出的。要是你当初没出事,和我一起考,就不用这么难了……都怪那个恶妇!”

  萧六郎睨了他一眼,眉心蹙了蹙。

  同窗接着道:“对了,她这几天没欺负你吧?我都好担心你今天又来不了。”

  的确……差点来不了。

  萧六郎顿了顿。

  忽然,也不知感受到了什么,他抬起头来,朝前方望去。

  一道纤瘦的小身影,背着小背篓,双手抱怀,倚墙而立,有些漫不经心。

  身旁不时有人走过,因为她的脸朝她投来各种眼神,她却半点不在意,不怒、不恼、不羞、不窘。

  很快,同窗也看见了顾娇,眉头就是一皱:“啊!她怎么来了?不会是来找你麻烦的吧!你老实说,你今天是不是从家里逃出来的?”

  顾娇转头朝这边看来,人山人海中,一眼就看见那个清姿卓绝的少年。

  她微微一笑,朝萧六郎走了过去。

  “考完了。”她道。

  “嗯。”萧六郎点头,“等很久了?”

  “也没有。”顾娇扒拉了一下小耳朵道。

  “你不是去集市了吗?怎么没有回家?”萧六郎知道她会去集市,但集市最多午时就关了。

  “刚好在附近有点事。”顾娇道。

  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同窗翻了个白眼。

  不过,顾娇的话倒是提醒了他。

  他今天下课早,去了一趟医馆,发现张大夫又来了,还给一个快死的人救活了。

  “确定是张大夫?”萧六郎微愕。

  上次医闹,张大夫也受了点皮外伤。其实治死凶手家属的并不是张大夫,他完全是被牵连的,可到底是惹毛他了,他放下狠话这辈子都不来了。

  同窗笃定道:“当然了!我亲眼看见那人被抬进去的,除了京城来的张大夫,还有谁能救他?”

  顾娇默默地看着地上的小蚂蚁,没有说话。

  晚饭是在镇上吃的,同窗坚持要带萧六郎尝尝书院附近的阳春面,说是有家乡的味道。

  吃过饭,萧六郎与顾娇坐了一辆骡车回村。

  顾娇坐在萧六郎的对面,伸直一双小长腿,一下一下绷着自己的脚尖。

  她买了双成本低廉的小布鞋,虽然并非大户千金穿的绣花鞋,在她脚却意外的好看。

  她玩鞋的样子很乖巧,眼底像碎了星光。

  骡车依旧是停在村口。

  二人下车后,顾娇也依旧是跟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走。

  “顾傻子!”

  一道声音打破了四周的宁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