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小说试读 顾娇萧六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

古代言情 2021-09-24 15:05:20 主角:顾娇萧六郎 作者:偏方方
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 已完结

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偏方方 主角:顾娇萧六郎

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小说试读 顾娇萧六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

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小说介绍

主人公叫顾娇萧六郎的小说叫做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偏方方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本是侯府千金,却因出生时抱错沦为农家女。  好不容易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,却无人上门娶她。  说她容颜丑陋,天生痴傻,还是克父克母的小灾星?  可她半路捡来的夫君,是未来首辅。  她上山领养的小和尚,是六国神将。  就连随手救下的老太太,竟然也是当朝太后。  某男恶狠狠道:“娘子,谁敢欺负你,为夫把他办了!”  神将道:“姐姐,六国疆土,你想去......

点击查看 顾娇萧六郎结尾是啥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神医娇娘:首辅相公来种田》06 馒头免费试读

  “你三天后要考试吗?”顾娇看向他。

  萧六郎眸子里闪过一丝错愕,但还是点了点头:“……嗯。”

  同窗没好气地道:“你和她说这些干什么?当心她又拦着不让你去!你忘记你上回错过考试,就是因为她了!还有你的腿,不是她把你关在家里,你也不会与张大夫失之交臂!”

  顾娇转头看向顾小顺。

  她不记得有这些事。

  顾小顺指着他鼻子道:“你会不会说话了?我姐生病了,他刚成亲就撇下我姐像话吗?”

  提到这个,顾娇就有印象了,刚成亲不久原主的确病了一场,不过不是真病,是装病。因为有人告诉她,萧六郎走了便不会回来了,她就和薛凝香一样是个小寡妇了。

  萧六郎因为这个错过了半年前的考试,以及唯一治腿的机会。

  顾娇看了看萧六郎的腿:“那个,其实……”

  “萧兄,走了!马车还在村口等着呢!”同窗打断了顾娇的话,拉着萧六郎头也不回地往村口走去。

  “我要吃桂花糕!”顾娇突然走出来,望着萧六郎道,“李记的桂花糕!我只吃它家的!你不给我买回来,我就不让你进门!还把你的书都拿去烧了!”

  “恶妇!”同窗咬牙,扶着萧六郎坐上了村口的一辆旧马车,“萧兄,你别听她的!李记的桂花糕多难买呀!等你买完,张大夫都走了!”

  “这才是我姐,就得这么使唤他!”顾小顺冲顾娇比了个大拇指。

  顾娇扶了扶额:“知道集市在哪儿吗?”

  顾小顺点头:“知道啊,姐你问这个干啥?你要去吗?去干啥?”

  “卖鸡。”

  “鸡?姐你哪儿来的鸡?”

  “野鸡。”

  没说是自己强行顺来的诊金。

  顾小顺便想当然地认为是他姐自个儿抓的:“姐,我发现你变了,变得比从前厉害了!”

  不是不傻了,是比从前厉害了,顾小顺心里,从没把原主当成傻子对待过。

  集市与医馆都在镇上,只不过一个在西,一个在东。

  顾小顺坚持要陪她一起去,被顾娇拒绝了。

  顾家人并不喜欢顾小顺与顾娇走得太近,说顾娇傻,会把他也带傻。

  顾娇回屋打开小药箱,拿碘伏清理了伤口,抹了点抗菌的软膏,就去了集市。

  萧六郎来到镇上后,立马被同窗拉去了医馆。

  医馆外排起了长龙,全是来找那位神医看诊的。

  同窗踮起脚尖望了望:“不算太晚,应该是能排上的。”

  “车钱,一会儿给你。”萧六郎说。

  同窗拍拍胸脯:“你我同窗又同乡,客气这个做什么?对了,你饿不饿?”

  他从宽袖里取出一个干净的小包袱,打开露出三个漂亮的玉米面馒头来。

  “哪儿来的馒头?”萧六郎觉得这几个馒头有点儿眼熟。

  同窗就道:“你家灶台上拿的,我去的时候刚蒸好!”

  萧六郎拧了拧眉:“你留了几个?”

  同窗古怪道:“不是一共才三个吗?你自己做的馒头,自己不记得了?”

  萧六郎抿唇不语。

  半晌后,说道:“怎么没给她留一个?”

  同窗一惊:“给那个恶妇留做什么?况且她也不吃你做的东西!”

  同窗拿起一个馒头啃了一口,眸子瞬间瞪大了:“萧兄,你今天做的馒头怎么这么好吃啊?”

  萧六郎走出队伍。

  同窗一愣:“萧兄你去哪儿?就快到你了!”

  萧六郎没说话,只闷头往前走。

  同窗看着后面几乎排到巷子里去的长龙,急得直跺脚,但还是追了上去:“你干嘛呀?”

  “买桂花糕。”萧六郎说着,穿过巷子,来到了李记的铺面。

  一个时辰后,萧六郎买到了李记的桂花糕。

  “希望张大夫还没走吧!”同窗拉住萧六郎便往医馆而去。

  然而,当他们到医馆门口时,却发现排队的长龙不见了,只围了一群看热闹的百姓,以及一队威严肃穆的官兵。

  同窗看向一旁的中年男子,问道:“大叔,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吗?看病的人怎么都没了?”

  中年男子道:“方才有个疯子冲进医馆,说医馆的大夫治死了他婆娘,拿着刀一通乱砍,里头的人都被砍伤了!看见门口那大婶没?她刚进,那疯子就来了!”

  那个大婶儿,不就是当时排在他们身后的那一位吗?

  若是他们没走,那么被砍伤的人里多半也有他了。

  回去的路上,二人都一言不发。

  两人只租到了一辆骡车,没有车厢,冻得手脚僵硬。

  忽然,一道瘦弱的小身影闯入了萧六郎的视线。

  萧六郎眸光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