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热文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安笙费轩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无删减

短篇言情 2021-06-09 17:36:25 主角:安笙费轩 作者:三日成晶
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 已完结

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

分类:短篇言情 作者:三日成晶 主角:安笙费轩

精品热文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安笙费轩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无删减

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小说介绍

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是作者三日成晶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精彩节选:胖子颤巍巍的接过电话,捋直了舌头,快速说着这里的地址。 安笙则是半跪到费轩的身边,将自己小短裙上面搭配的丝质腰带扯下来,卷成一团,挪开费轩的手,帮着他按住。...

点击查看 女配求生指南三日成晶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渣了病娇男主后我哭了》第4章 你烦不烦免费试读

安笙被掐着脖子,呼吸不太畅快,眉毛纠结在一起。

虽然费轩的力气用的并不算大,但安笙还是很快脸色涨红,白皙的脸皮下,逐渐堆积象征着痛苦的红,因为纤瘦,安笙的额角蔓延起了两条细细小青筋,让费轩有种遏住小动物柔软脖颈,看着它在自己手下挣扎,掌控它生死的**。

但是让费轩感觉更奇异的是,安笙对于他的这种行为,表现出了一种难以理解的顺从。

她下垂的睫毛飞速闪动,脆弱而痛苦,却并没有惊慌,甚至没有挣扎,只是仰着脖子方便他动作,带着一种诡异的纵容,似乎笃定了他不会真的下狠手掐死她。

费轩的力道不自觉的松下来,却并没有松开她,将虎口压在她的致命处,感受她脖颈下因为骤然松懈疯狂奔流的血液,继续逼问她,“你想傍上我爸爸吗?”

安笙实际上已经摸起了床边的水果篮,里面橘子苹果梨的大杂烩,篮子不大,抡起来正好,她盘算着实在不行,她总不能就让人活活掐死了。

把这篮子扣在费轩的头上,反正他腰也放气了,顺便再给他开个瓢,给他脑子也透透风。

但是对于费轩,安笙能不惹尽量就不惹,书中关于他的变态描写占据超长篇幅,想要和他划清界线,惹恼了他就没完没了。

剧情里唯一关于安笙挡刀子的情节已经过去了,最好是她从这里一走,就和费轩再也老死不相往来。

所以她尽力忍着,费轩好歹是小说男主,即便是现在读者的口味都倾向于这种极端人格,但是他要真的亲手掐死个弱女子,那剧情也兜不住。

费轩在她濒临挥舞水果篮子的时候,松开了她,安笙一顿咳,咳的眼睛发红生理性的眼泪,断线一样,顺着眼角滑落下来。

脑子嗡嗡的,费轩的逼问砸进耳膜,安笙真想一巴掌呼他脸上。

大脑缺氧,一时间智商就没跟上,她带着点怨气和恼火开口,直接嗤笑道,“你爸用硫酸泡也不一定能泡开,我可啃不动!”

三千世界主系统作证,安笙从前也是个好孩子,只是上一世经历了六年的认狗作夫,知道真相的她三观节操都粉碎成沫,再生长出来已经扭曲了。

再加上主系统空间看过那么多的穿越直播,被穿越员的骚操作一便便刷新着认知,现在的她,不再是那个悲催的万烟,而是钮祜禄·安笙。

曾经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小可爱一去不复返,她这一辈子,只求个安生度日,对于和男主费轩纠缠,真的是神烦。

一时没控制住,这就不小心喷了点小火苗,成功把费轩给呲到了。

安笙说完之后,费轩整个愣住了,大概是作为家里“皇长子”长到这么大,横行霸道惯了,还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,一时间有些接受不能。

安笙看准机会,挣脱开费轩的钳制,从凳子上站起来,连连后退好几步,一直退到窗台边上,这才停下,眼带警惕的看着费轩。

脖子疼,安笙靠在窗台边上,抽了抽鼻子,生理性眼泪又顺着脸上蜿蜒下来。

她鼻尖和眼睛都红红的,嘴唇更是像上了妆,伸出小手,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,细碎的刘海被她抹的翘起来一点,整个人呈现一种瑟缩戒备的姿势。

看上去像极了被欺负的狠了,嗷呜着咬人的小兽。

费轩愣了片刻,沉着脸看她,但是看着看着,不知怎么被她这幅怂德行取悦了,听她抽噎似乎能平复心情一样,半晌意味不明的勾唇笑了下。

到今天之前为止,费轩对于这个女人最深的印象,就是她曾经小时候和自己邻居一段时间,长大后偶然一次她做服务员他去吃饭遇见,那之后就一直缠着他。

为了什么不言而喻,但是费轩不太反感,因为他其实喜欢被围绕的感觉,就不表态也不拒绝的许她缠着,却没打算真和她怎么样。

这期间她几次开口要钱,费轩虽然没把她当情儿,也都给拿了,要不是叔叔那里……费轩勾勾手指,女人不说前赴后继,也能站成排供他选,可他怕麻烦,这才准备收她,先挡过叔叔那里。

这个女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要钱以外的东西。

嘴甜,会奉承,长的也算能带出去,带在身边,他只想着先糊弄过叔叔那边再说。

但是今天,他是第一次发现,这个女的并不是一味的顺从,也有猫一样的小爪子,被欺负狠了,也会露出爪子挠人。

尤其是哭起来还挺……嗯,费轩说不上来,就是看着想让她哭的更厉害。

“你过来。”费轩慢慢靠回床上,堪称语调平和的叫她。

安笙眼泪已经不流了,靠在窗边上看着费轩不说话也不动,神经病,过去再让他掐吗?那是傻子。

费轩见她那看似平静,实则浑身炸毛的样子,嘴角笑意又扩大一些,饶有兴味的看了几眼她的小红鼻尖,轻哼了一声。

“别惦记我爸,他的女人多少,他自己估计都数不出来,跟了他新鲜劲儿过了,每个月想见面连号都排不上。”

费轩盯着安笙的脸色,又慢慢道,“当然,你要是能生个崽子,他会给你一套房子,整栋楼都住着和你一样痴心妄想的女人,想见孩子,也要排号……”

费轩说着似乎嫌弃的要死,自己脸色先不好起来,安笙的内心毫无波动,脸上也平静如死水,因为她早早看过剧情,知道的比费轩知道的还多。

“你过来!”费轩搓着后槽牙,语气又不太好。

安笙还是不动,在费轩的逼视下摇了摇头,“你打人。”她声音有点涩,开口后嗓子还有点疼。

“我不动手,再说掐也不是打,我不打女人。”费轩皱眉,“过来,不然……”

费轩说一半,安笙总算是动了,慢腾腾的站在床边上不远处,还保持着距离。

费轩还要仰着脖子看她,怪累的,伸手指了指床边的凳子,“你坐下。”

安笙像个快没电的机器,费轩一个指令,她就慢腾腾的动,坐在椅子上,整个人直溜溜的靠着椅背,保持戒备,防止他再发疯。

费轩看着她,视线慢慢的从她脸上朝下滑,在胸前挑了挑眉,还是第一次发现她还有点料。

安笙默默抱住手臂,将凳子朝后挪了挪,发出细小的吱嘎声。

“躲什么?”费轩的话带着流氓调调,让安笙瞬间就想起ktv里面,耳朵被反复啃咬的湿热感觉,身上不受控窜起一层小疙瘩。

“你自己说的,钱还不起了,要用肉偿,”费轩靠着床,活动这一会儿,后腰有些疼,龇牙咧嘴的侧了侧身,又说,“先前还殷勤的开好了房等我,现在见了我爸一面,就避我如蛇蝎了……”

“呲啦——”

安笙根本没再听费轩说什么狗屁话,她搓了搓胳膊的鸡皮疙瘩,又看到床边的水果篮子。

肚子确实饿了,她低头撕开篮子包装袋,挑挑拣拣的拿出了一个橘子,开始剥。

期间还抬头看了费轩一眼,示意你继续,我听着呢。

费轩却是黑了脸,片刻后又抓住了安笙的手腕,朝着自己的方向拽了下。

他最不喜欢的被忽视!第二不喜欢的就是被敷衍,安笙此刻的表现全占了,直接捅了费轩的逆鳞。

他觉得这个小东西今天胆子太肥了,和先前跪地上恨不得舔他鞋的根本不是一个人!

他倒要看看,她到底是有什么依仗,还敢跟自己这样了。

安笙正扒着橘子,手腕被使劲儿拽了一下,向前一扑,费轩就掐住了她的下巴,她又被迫扬起头,接着就眼看费轩朝着她的脸凑近,还他妈的闭上了眼睛!

这是什么脑回路?神经病果然不能用正常思维理解!

安笙伸手捂住了费轩凑过来的唇。

费轩睁开眼怒视,安笙眨巴了几下眼,开口道,“你喝酒了,没刷牙。”

费轩:……

嫌他脏?!

他被嫌弃脏了?!

安笙赶紧挣开费轩的手,掰了一瓣橘子,塞他嘴里,“先吃橘子……”

费轩被塞了一瓣橘子,含着瞪着安笙,安笙不跟他对视眼睛四处乱转,快速想着想什么办法能把费轩这个神经病劲儿给打过去。

费轩却是又抓住她,安笙越是躲,他就越是要来劲儿!

安笙实在没办法,朝他的腰上一看,立刻“啊”了一声,接着伸手按住他受伤的地方,手指头使劲抠了下,抠的费轩当场嚎出声——

“啊——”

“你出血了!”安笙嚯的站起来,把费轩一把暴力按回在床上,虚情假意道,“你伤口可能崩开了,我去叫医生!”

接着站起来,捏着橘子噔噔噔的跑出了病房。

费轩瞪着安笙甩上的门,眼中怒火几乎要把门烧出洞来,一咬牙,嘴里的橘子还破了,顿时一股酸水,直冲天灵盖,吐还没法吐,他够不到垃圾桶,他只能抽抽着脸囫囵个咽了。

很快医生来,又把疼的直吭哧的费轩推走了,安笙没露面也没去,费轩的两个守夜的弟弟跟着去的。

等费轩被推走,她才回病房,安笙没钱,时间又太晚了,回不去家,自己在病房里,吃了两个苹果,一个橘子一个梨,勉强把肚子填饱。

想起今晚的兵荒马乱,心中啧啧,其实费轩的伤不严重,否则也不会中了刀子还能得瑟着要耍流氓。

当然了,小说嘛,很多地方不符合常理,加上主角有光环护体,就算费轩挨刀后,还能跳起来单枪匹马战一个师的兵力,安笙也不奇怪,符不符合常理,都是作者一时高兴。

但是费轩说的那些,什么原身下跪求费轩收了自己……

安笙吃了一肚子水果,坐在椅子上挠头,自言自语道,“他不会是骗人吧,书里没写这个剧情啊……”

眼看都快折腾亮天了,安笙索性在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,用的都是费轩家里拿过来给费轩用的东西,还在床头的备品柜里面,找到了一套崭新的睡衣换上,费轩还没回来,她索性就爬到了空着的床上,没心没肺的准备睡觉。

原主应该是有电话的,但是在ktv不知道浪哪里去了,剧情里的有介绍,原身家里人不管她,一个大姑娘夜不归宿,也没个人问问……

安笙躺在床上,想起了她上一世的父母,还有她上一世悲催的一生。

她也曾经是一个世界的女主,丈夫姓高,叫高杉,是圈里出了名的神经病。

哪怕是他们家一直对于她丈夫的一些异常举动捂着藏着,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就算再怎么捂,圈子里的人免不了知道一些。

上一世安笙还不叫安笙,她叫万烟,和丈夫结婚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结了五次婚,五次结婚都没超过两个月,新娘就被吓得跑回娘家,寻死觅活的要离婚。

万烟是他的第六任妻子,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,有六年之久。

在这六年当中,她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丈夫行为异于常人,昼伏夜出,半夜三更总是鬼哭狼嚎,夫家为了遮盖这件事,将周围的别墅都买下来,他们一家就占了一个别墅区,平时不出那里,除了自家的人谁也见不到,简直像是住在荒山上。

万烟并不是富人圈子里的,她家是普通人家,虽然不是特别富裕,可也并不拮据。

可是她爸爸不幸患上食道癌,一场大手术,将他们家底掏了个精光,还欠了一堆外债,母亲大概是急的,心脏病发作了一次,抢救的倒是及时没什么大事儿,但也总是心口疼。

万烟是这个时候被高家找上,她家庭背景干净,品学兼优,在学校里面也是被众人追捧的小公主。

她并没有听闻过高家老三的种种事迹,高家开出的条件对于她们家来说,简直就是及时雨。

别说是万烟不知道高杉不正常,就算知道,这时候伸出援助之手,不管是什么样,她都得抓住。

如果要是靠着她和母亲支撑这个家,一个中年女人,要怎么支撑呢?

况且父亲需要定时化疗,母亲的心脏病就是定时炸弹,一旦再要用钱,她现卖自己都不赶趟。

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走投无路的时候,谈什么选择谈什么幸福。

万烟选择接受婚姻,小姑娘对这场婚姻还是有憧憬的,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,准备结婚捞上一笔,然后再离婚另寻人生。

她有努力的在经营婚姻,努力的在适应高杉的性格,她是打算结了婚就跟高杉过一辈子的。

但是高杉……真的是一个神经病,还是一个拥有暴力倾向的神经病。

他虽然从没有打过万烟,可是他和他其他两个哥哥打架,家里的东西总是被他砸得乱七八糟,最让万烟忍不了的,是他喜欢吃生的东西,经常会半夜跑出去,不知道跑到哪里,然后浑身是血的回来。

万烟见到过几次,几次都吓得要死,结婚几年间,高杉从没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坐着和她吃过一次饭,就连寻常的交谈都没有。

万烟无数次尝试着找他说话,每次他都用那双锐利的眼睛,警惕的盯着万烟,然后不发一言地走开。

两人夫妻关系名存实亡,而高杉的弟弟,高家老二高欢,更是从来都没把万烟当成弟妹看过,经常呼朋引伴的带着一群人来家里面开party,万烟被吵得睡不着,丈夫半夜跑到山上去,这种日子时间久了,致使万烟神经衰弱。

到最后即便是高欢不带人回家里闹,她也睡不着,每天夜里躺在床上心惊胆战,担心随时她的丈夫浑身是血从窗户跳进来,或者随时隔壁就会骤然响起震得人灵魂出窍的音乐。

而每隔三五个月,她那个浪到飞天的婆婆回来,还会对着她诸多唠叨,催促她赶紧为高杉生下孩子,搅和得家中鸡犬不宁之后,再一张机票不知道飞到哪去。

终于有一次,在高杉再度在夜里鬼哭狼嚎的时候,万烟决定再也不过这样的生活,她收拾了东西,叫司机送她回家,雪天路滑半路上出了车祸,连人带车翻下了深坑。

万烟觉得高家的别墅就像精神病院,里面关着的都是精神病,正常人在那时间长了没有不疯的。

万烟死了是意外,并没与埋怨,她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丈夫是个疯子,他们那一家人都是疯子。

她死后进了主系统,找了个穿越员替她还愿,只想着曝光高杉的不正常,防止不要再有不明情况的女孩嫁进去,毁了自己的一辈子。

但是骚的是,随着穿越员接近她的丈夫,万烟亲眼看到她丈夫变成了一匹巨大的狼,原来她丈夫种种异常,只因为,他是个狼人。

万烟实在接受不留这个结果,太魔幻了,她也不喜欢非人类,这才选择放弃女主身份,穿越到其他的小说世界,改名安笙。

这一世,好好的为自己活,安安生生的……

安笙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反正连费轩什么时候被推回来的都不知道,第二天早上,她是被一阵轻细温柔的女声吵醒。

或者说是睡到了自然醒。

“轩哥,你把这个粥喝了吧,”女声真的是十分的轻柔,听起来就让人好感倍增,“我昨晚不知道,要不然……”

“你烦不烦,我不想喝粥,”费轩的声音冰冷,“拿一边去。”

安笙迷迷糊糊的睁眼,顶着一脑袋呆毛坐起来,揉了揉眼,先对上费轩阴沉的视线,接着才将站在他床边的人看清。

不由得心中一阵**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