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抖音小说打更人txt全文在线阅读

悬疑灵异 2022-01-14 14:55:50 主角:强子杨碧英 作者:半夜灵魂
打更人 已完结

打更人

分类:悬疑灵异 作者:半夜灵魂 主角:强子杨碧英

【抖音小说打更人txt全文在线阅读

《打更人》小说介绍

作者半夜灵魂最新著作《打更人》在线阅读,小说主要人物是强子杨碧英,这部小说主要内容精选: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奇死亡,引出三十年前古道疑案。长亭外,古道边,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鬼影重重,人言可畏,谎言的背后仍是谎言。看阴阳打更人抽丝剥茧,拨云见日,斗鬼斗魂斗人心。...

点击查看 打更人在线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打更人》第八章 鬼大爷免费试读

眼前是一条用碎石子堆成的马路,而在马路一旁,便是一个旅店,说是旅店,倒还不如说是旧时代那种客栈,没有豪华的装修和奢侈的布置,古色古香是最大的特色。

我抬头看了看招牌,"古道客栈"。没错,倒狗说的应该就是这里。不过,我突然又想起刚才那黑车司机的话,这个地方不干净,我想我们就是来这里找不干净东西的。

客栈里人很少,我看了一下,也就差不多十个人左右,老板是一个中年妇女,约莫五十来岁,但却是浓妆艳抹,妖娆无比。

"哎哟,两位,是打尖还是住店啊?小店虽小,服务可是俱全哦,小哥,怎么样,要不要体验一下啊?"那老板娘见我们进来,扔下手中的活儿,热情地介绍道。

我心想这老板还真是风趣,吃饭不说吃饭,偏偏要说打尖,一进来就跟我们说服务俱全,忍不住让人往那方面想。

"我们是来找张全德的,他人在哪里?"没想到父亲开门见山地说出了将来意。

这女老板一听,脸上立马露出惊讶的神色,连言语都变得吞吞吐吐起来,"你,你们俩是公安局的吧?二位,我给你说啊,这事可不关我什么事啊,是那老小子不信邪,自食其果!"

我和父亲互相对视了一下,张全德果然来过这里,不过听这老板的语气,那老小子好像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
"我们是当地派出所的,想进一步了解张全德失踪的案件,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,不要错过任何细节!"父亲一脸郑重的说道,还真别说,父亲装起民警还真是有模有样。

那女老板当时一下子就慌了神,便将张全德的事情仔细地讲给了我们听。

原来张全德早在一个月前就来到了这里,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秃子,不用说,那秃子便是张雄斌。那女老板说这茶马古道的古道客栈几十年来一直有一个怪事,就是每晚凌晨一点都会有一个老爷子叩开每间房门,向游人索要烟抽。只要游人给了,那老人便会离开,不会找任何的麻烦。所以要在古道客栈借宿的客人必须买一包香烟。

"那老小子偏偏不信邪,不仅没有买香烟,而且扬言说那老头子是他的故人,他还要找那老头儿要烟抽!"那女老板娘讲到这里的时候,咬牙切齿。

后来,张全德果真遇到了那老人,不过却被那老人要了性命,双眼翻白,横死在了宾馆之中。

"你说什么?张全德死了?"父亲立马问道,瞳孔之中放出异常惊诧的神色。

那女老板被父亲的目光吓了一跳,"这不关我的事,我之前已经告诉过他了,可他偏不信......"

这怎么可能?我们十天前才跟张全德交过手,而眼前这女人告诉我们张全德已经在一个月前已经死了!难道我们之前见到的不是张全德?但父亲曾经见过张全德,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。

"那张全德的尸体呢?还有那个中年人后来怎么样了?"父亲继续追问道。

"说也奇怪,等我报警之后,当地派出所来了两个人,可,可连那老东西的鬼影子都没发现,更不要说那个中年秃子了,最后派出所那两人以为是我在恶作剧,还害得我递了两包中华才将这事平息了下来。真是活见鬼了!"女老板娘略显气愤的说道。

"哦,对了,两位,还有一件怪事,自从那老东西走了之后,要烟的那老头不见了,反倒是来了另外一个老头,这老东西比之前那个要狠心得多,竟然向这些游客要鞋,你想啊,这深更半夜的有人来敲门要鞋,不把客人吓死才怪呢,你看看我这店的生意,江河日下,找来的小姐一个个就像见了鬼一样,干不了三天就卷铺盖走人了,这日子真是没法让人活了!"

听完这妇人的话,我脑海中的雾水更加的浓了,张全德死了又莫名消失了,走了一个老头,又来了一个,一个要烟,一个要鞋,这是什么意思?

父亲订了一个标间,上楼之前,说了一句话:"老板娘,你恐怕不仅仅是做活人的生意吧!"

我一听愣了,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,客栈不赚活人的钱,难道还赚死人的钱不成?不过那女老板回答倒也风趣:"哈哈,小哥真是有趣,现在这个世道,谁有钱就赚谁的钱,不是吗?"

父亲向老板强挤出一点笑容,便进了房间。

自从进入这客栈之后,我好像一句话都还没有说,不是因为不想说,而是我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既不是阴森也不是恐怖,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"强子,发什么呆呢,赶紧准备准备,今晚我们就会会那东西!"父亲已经将所有的装备全部都腾了出来,还有那面铜锣跟绿蟾蜍都一一地摆放在一边。

"老爸,那女的说的话你信了吗?说不定是吓唬我们的。"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。

父亲连头都没有抬一下,将带过来的黄纸铺在地上,将丹青朱砂混合温水搅和在一起,在黄纸上画着什么东西,"老爸,你这是在鬼画桃符吧!"我打趣的说道。

"臭小子,闭嘴,不得胡说!"父亲一脸的严肃的说道。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符吧,这玩意儿我在林正英的僵尸片中看过,没想到父亲竟然还会画这玩意儿,也不知道有没有用。

我突然想起了父亲之前花六十元高价买的两张符纸,还真别说,跟那玩意还真有八分相像,只不过那两张是白底黑字,父亲画的这是黄底红字。

父亲屏气凝神,精神高度集中忙着手中的活,额上竟然开始出现黄豆粒大小的汗珠。我惊诧了,没想到这活还是个力气活,就是不知道用处大不大了。

我见父亲在忙,便一头倒在了床上,旅途的劳累让我很快进入了梦乡。梦里的我置身于一片乱葬岗中,被无数的孤魂野鬼缠绕着。不过这都是后话,以后再细说。

睡意正浓的我却突然被一声刺耳的打更声给敲醒了。我顿时一个激灵,睡意全无,立马从床上给蹦了起来,"老爸,怎么了?为什么突然敲铜锣?"

只见父亲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说道:"那东西来了,来,这个你拿到手上!",父亲将一沓黄纸做成的符扔到了我的手上。

"年轻人,有鞋吗?有鞋吗?"一个颤抖的声音在房间外的过道中此起彼浮,听着让人毛骨悚然。

"哐!"父亲猛敲了一下铜锣,打破了黑夜的宁静。我本以为隔壁房间这些人都会立马躁动起来,但是除了更声和屋外老者的声音之外,我只听到了我自己急促的心跳之声。要么这栋楼只有我和父亲两人,要么客栈的其他人都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。

"年轻人,有鞋吗?有鞋吗?"

颤抖的声音愈发的逼近了,我身上的不禁开始起了鸡皮疙瘩,双腿竟然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。

父亲看了看我,低声的说道:"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,这不过是一个野鬼而已,不要害怕!",我紧咬着牙,向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点着头。

没想到父亲的话刚好说完,只听见"吱呀"一声,房门竟然一下子被打开了,一个穿着泛黄夹袄的白影飘了进来,只不过脸上蒙着一张轻纱,看不到这鬼脸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。

我的手开始打哆嗦,这是我第二次见到鬼,第一次是张大爷,这次不知道鬼老爷子又要玩什么把戏。

"年轻人,你有些鞋吗?老头子我只想要一双鞋啊,我不要你们的命,不要你们的命!"这野鬼的声音上下颤动,似乎连空气都跟着跳动一般。

"人有人路,鬼有鬼道,你这野鬼为何还不步如轮回,留在这世间上继续害人?你以为借活人的鞋就可以走着阳间的路了吗?真是可笑!"父亲用手中的棒槌指着面前的野鬼,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只见面前这位鬼大爷蒙着面慢慢的飘进了进来,说道:"咳咳!年轻人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,你何时见过老头子害人性命了?看你手中这套行头,想你也是吃阴间饭的人,信口雌黄难道是你们阴阳先生的专利吗?"

这鬼老头的一席话倒真的是让父亲哑口无言,说实话我们来到这里也不过一两天而已,对这里具体的情况还不了解。

"这位鬼前辈,刚才是晚辈莽撞在先,晚辈给你赔不是了,只不过你在这里借活人的鞋走阳路,你不觉得这样有违天地轮回的法则吗?如果前辈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晚辈愿效犬马之劳!"

父亲说完,便将手中的铜锣放在一边,看来父亲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。

没想到这鬼老爷子也是通情达理的,"小生果然是明理之人,你让放心吧,等我了了这三十多年的夙愿,便随你去那阴曹地府报道!",鬼大爷说完,便向另外一个房间飘去。

三十年?怎么又是三十年?在我脑海中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,只要提到三十年,我便会想到张大爷以及张全德。

"三十年前!茶马古道!马帮!张全东!张全德!"父亲见鬼大爷就要飘走,立马将一些凌乱的线索一口气给吼了出来。

果然,那恰好飘出去的鬼大爷突然像一阵风一样刮了进来,冷气逼人,让我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。

只见那鬼大爷两只虚无的双手狠狠的掐住父亲的脖子,父亲拼命的挣扎,可越挣扎那鬼大爷劲越大。虽然隔着面纱,但我猜测鬼大爷的轻纱下面一定是一副极其狰狞的面孔。

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掐死,我想敲铜锣,可是铜锣在我几米之外,完全够不着啊。我彻底的慌乱了,额上开始冒冷汗,我忍不住用手上的黄纸去擦。

对啊!黄纸!黄符!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,我慌忙之中拿起一道符便贴到了那飘渺虚无的鬼影上面。

我此时立马感觉到一股寒意传遍我的全身,接着,我便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,正是那鬼老爷子发出来的。

只见那道白影像逃命一般向窗外逃窜而去,只留下父亲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"老爸,你没事吧!"我慌忙地拍着父亲的后背,要是真出了什么状况的话,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"臭小子,谁叫你刚才用那天罡地煞符的?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将那野鬼打得魂飞魄散了吗?"父亲不仅没有夸我,反倒是一顿臭骂。

我看了看手中的符纸,发现之前父亲买的那两张白纸黑字符少了一张,难道刚才我用的就是那张吗?

"那符是真的?难道那黑车司机没有骗我们?"我疑惑的问道。

"画此天罡地煞符的人是一个高手,比你老爸这黄符威力强多了,就是不知道那黑车司机在哪里搞到的,好了,先不管了,走,先找到那鬼大爷再说,他一定知道些什么东西!"

父亲拎起铜锣跟棒槌便向外追了出去,我拿起手中的黄符,也跟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