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独家)打更人小说

悬疑灵异 2022-01-14 15:01:06 主角:强子杨碧英 作者:半夜灵魂
打更人 已完结

打更人

分类:悬疑灵异 作者:半夜灵魂 主角:强子杨碧英

(独家)打更人小说

《打更人》小说介绍

半夜灵魂又给我们大家带来好作品啦!这本叫做《打更人》的小说,一经发布便受到了万千读者的好评,男女主人公是强子杨碧英、讲述了他们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。小说详情梗概: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奇死亡,引出三十年前古道疑案。长亭外,古道边,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鬼影重重,人言可畏,谎言的背后仍是谎言。看阴阳打更人抽丝剥茧,拨云见日,斗鬼斗魂斗人心。...

点击查看 打更人在线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打更人》第三章 张二爷免费试读

张大爷下葬的时间是冬月初七,恰逢这天刚好是张大爷百岁大寿。本是百年大寿的喜事,却摊上了这等冥事,换做谁家心里都不是滋味。

就在张大爷即将下葬的时候,张大爷的唯一在世的隔房弟兄特地从广州赶过来给张大爷祝寿,还带了一个头发蓬松的中年男子。当时那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抱走张大爷的棺椁仰天痛哭,说什么最终还是阴阳相隔,来世再见的话语,这让在场所有的人不禁流下了眼泪。

"哐哐哐!吉时已到,落棺!"父亲敲了三声铜锣,示意抬棺之人该落棺了。

"好啦,老头子,不要太伤心啦,大爸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啦!"旁边那头发蓬松的男子将这位老人拉到了一边,不停的安慰道。

当时我也在一旁,听到这中年男子说话,心中不禁猛然一惊,不对,闽南口音!这男子是闽南口音!难道他就是让吴三柜做棺材的那人吗?但转念一想,也不对啊,吴三柜说那人是一个秃子,这人可跟秃子一点儿也不沾边啊。

就在我非常疑惑的时候,人群一下子嚷嚷了起来,只见面前这位老人竟然自己先跳进了墓坑中,用手里的拐杖指着抬棺的人骂道:"糊涂啊,糊涂啊,看你们八个也是几十年的老抬脚了,怎么连一个棺材的重量变化都感觉不出来吗?你看看你们鞋子的吃土量,连两粒米都没有,你们自己说,这口棺材装的到底是什么?"

在场所有人,无不瞠目咋舌,这棺材里面除了张大爷还会有谁?难道这人是诚心来捣乱的不成?但顾及到眼前老者的身份,加之言语头头是道,面容严肃,张家后人竟然没有人站出来说话。

"侄女,谁是端公?你这事到底是怎么办的!开棺!立马给我开棺!"

老者的话一出,人群就像炸开了锅一样,这是哪门子的事啊,眼看就要入土为安的张大爷却要被人开棺见光,这不是活生生的砸张家脸,不让后人安宁吗?

此时父亲拿起铜锣走了出来,不知道在这位老者耳边嘀咕了什么,这老者面色一沉,竟然在**坐在了地上,耍起了横来,"今天必须给老子开棺,否则老头子我就坐死在这墓穴中!"

张姨气色极差,面容难堪,双眼猩红,说道:"二爷,你快上来吧,爸爸是平平静静走的,没有受到任何病痛折磨,您就让爸爸,安心走完这,这最后一程吧!"张姨说到最后,泣不成声,眼泪滴溜溜的流了出来。

墓穴中的老者双腿盘坐在地上,竟双目紧闭,养起神来。我非常好奇父亲刚才到底给这老家伙说了什么,让他如此执着。我努力试着给父亲递眼神,可父亲假装没有看见我一样,倒是一副成竹在胸,略带微笑的表情。

顿时我心中那个着急啊,我的亲爹啊,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吗?如果这事没办好,恐怕张家所有后人都会责怪你,你还有哪门子的心思面带微笑啊。我一边想着一边挪动着脚步,突然脚底一滑,整个人一个趔趄扑在了一个干瘦的抬脚人身上。

要知道我一百四十斤的体重压上去,这个干瘦的抬脚怎么会经受得住,再加上他那消瘦的肩膀上还承受着八分之一的棺材重量,整个人一下子就倒了下去。这一倒不要紧,因为重心失衡,产生了连锁反应,其他五个人肩上的挑杆瞬间脱离,整个棺就像脱缰之马一样,向崖下滚去。

这里要说明的是张大爷的墓穴是在一个半山腰处的凹坑处,此处正对东方,能够吸收天地间第一缕阳气,是一个不错的阴宅。

望着滚下崖的棺木,我顿时人都傻了,这下可真的闯大祸了!我爬起来向父亲投去求救的目光,却没有发现父亲的踪迹。这可如何是好啊,愤怒的张家后人,无不以憎恶的眼光瞪着我,恨不得将我寝皮食肉一般。

"好啊,好啊,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啊,倒省得老夫亲自开棺了!"那张二爷突然大叫了一声,只见他一个龙虎跃,一下子从墓坑中翻了出来,拎起拐杖,健步如飞的向崖下跑去。

张家后人也随即向崖下追去。

当看到被摔成七零八碎的棺材时,在场所有人的心都紧了起来。果真如张二爷所说,没见到张大爷的遗体,而是一只血淋淋的白猫,死相极其凄惨的难堪。有些口味相对较轻的人忍不住立马吐了一地。

"妈来个巴子,果然被人下了煞,三十年了,你还是动手了啊!"张二爷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,骂骂咧咧的说道。

什么?被人下煞?这是什么玩意儿?我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,至少父亲没有对我提及过。我在人群中四处寻找父亲想问个究竟,仍然连影子都没有出现。我有点郁闷,父亲何时变得这么不靠谱起来了。

张家出了这样的事,恐怕张姨此时心中是最不好受的了,但我寻遍人群,张姨竟然和父亲一样,也不见了踪迹。这就说不通了,女儿怎么连自己的父亲的遗体都不关心了呢?

我放眼望去,好像刚才张二爷身边那个头发蓬松的中年人也不见了身影。我眉头不禁一紧,这些人怎么同时都不见了踪迹?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?或许只是巧合?还有最关键的问题,张大爷的遗体到底在哪里?竟然眼睁睁的的被人掉了包。还有张二爷刚才所说的下煞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那个"三十年"和"你"到底指的是谁?

脑海之中一团乱麻,没有一丝的头绪,但我能够唯一确定的是这一切都跟张大爷失踪的遗体有关!

"喂,那个打翻棺材的小子,你给你父亲打个电话,问他事情进行得咋样了?"

我还在想这些问题,耳际传来张二爷的声音。叫我给父亲打电话?对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。但我转念一想,立马觉得不对了,难道张二爷知道父亲去了哪里?听他的语气,好像知道父亲干什么去了。

我慌忙之中掏出手机,拨通了父亲的电话,接着便从电话里传来刺耳的铜锣声,还有父亲的大口大口喘气声,"强子,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?",从父亲急促的语调中,我大感不安,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。

我将这里的情况简单的给电话那头的父亲讲了讲,父亲只叫张二爷赶去大柳树下,便急促的挂掉了电话。

大柳树?我们村中只有一棵,我想父亲一定说的是那个地方,只不过那柳树已经被吴三柜砍掉做棺材了。

"我早就该想到是那个地方!妈来个巴子!"

我听见张二爷恶狠狠的骂了一句,撒腿就像村头大柳树方向跑去。我顿时就觉得不对劲,张二爷是专程从广州过来的,听他的口音也不像本地人,又怎么会知道大柳树的方向所在?我想唯一的解释就是张二爷曾在我们村中住过,但我是土生土长二十几年的人了,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人?哎呀,不管了,这可能是他们上辈的恩怨吧,我也满头雾水的向大柳树方向追去。

这可真是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仅仅一袋烟的功夫,我和张二爷便跑到了大柳树下,我气喘吁吁看了一下张二爷,这老头子面不改色心不跳,连大气都没有吐一口。面前这老头给我一种越来越神秘莫测的感觉了。

"建国,这是怎么一回事?张老大呢?"张二爷一把抓住父亲的衣领,青筋暴凸,大声质问道。

我这才看见父亲面色煞白,嘴皮有一些发紫,让我更惊讶的是父亲的铜锣,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从铜锣上缓缓的滴落了下来。我立马闻到了一股极其恶心的血腥之味。

被抓住衣领的父亲没有说话,只是用手指了指旁边的硕大的柳树桩。我随之看去,差点吓昏死了过去,是柳树桩在冒血!一股细小殷红的血液从柳树桩的中心给冒了出来,向四周缓缓的流淌着。

张二爷看到流血的柳树桩,一把松开了父亲的衣领,双腿一软,跪倒在了地上,将老柳树桩抱住,老泪从充满褶皱的眼角流了出来。

"三十年了,整整三十年了,没想到我老张家还是被人破了局下了煞,难道这一切都是命吗?"张二爷呼天抢地,涕泗横流。

我顿时傻了眼,到底是什么让张大爷如此失态?这柳树被砍,到底破的是什么局,又下的是什么煞?难道这柳树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存在不成?我的世界彻底的混乱了,张大爷的死竟然引出如此多的疑问,事情变得愈发的扑朔迷离了。

"二叔,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将破局下煞之人给揪出了,否则张家以后恐怕永无宁日。"父亲完全没有在意刚才张二爷的举动,轻轻的拍了拍张二爷的肩膀。

"是谁?到底是谁?"张二爷说道。

只见父亲略微苦笑了一番,"二叔,是谁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吗?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张大爷的阳体,否则等变成了煞尸那就麻烦了!"

二叔?煞尸?父亲怎么如此称呼张二爷,煞尸一词更是让我感到头皮阵阵发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