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更人by半夜灵魂 强子杨碧英免费阅读

悬疑灵异 2022-01-14 15:02:10 主角:强子杨碧英 作者:半夜灵魂
打更人 已完结

打更人

分类:悬疑灵异 作者:半夜灵魂 主角:强子杨碧英

打更人by半夜灵魂 强子杨碧英免费阅读

《打更人》小说介绍

男女主人公是强子杨碧英的小说《打更人》近段时间正在热推中,这是作者“半夜灵魂”原创的一部故事情节非常经典的悬疑灵异大作,目前正在火热的推广中,喜欢这类型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!一位百岁老人的离奇死亡,引出三十年前古道疑案。长亭外,古道边,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鬼影重重,人言可畏,谎言的背后仍是谎言。看阴阳打更人抽丝剥茧,拨云见日,斗鬼斗魂斗人心。...

点击查看 打更人在线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打更人》第一章 魂冤免费试读

我家有一个祖传的铜锣,还有一个棒槌。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这就是烧饼与擀面棒。父亲每天凌晨三点都会准时敲响这面铜锣,无论在什么地方。

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是"打更人",是专为游魂提供回家讯号的人。

故事还得从08年的那个初冬说起,我失业在家,帮父亲看纸钱店。

那天中午隔壁张大爷去世,我和父亲忙了一下午才把花圈扎好。父亲匆匆忙忙给张大爷送去,让我独自守店。

就在父亲走后约莫一个小时后,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。

"老,老叶,救,救命啊......"随着,一道极其狼狈的身影破门而出,"咋呼"一下子给摔到了我的跟前。

我定睛一看,这不是吴三柜吗?就是俺们村儿唯一的棺材匠,算起来,跟我老爸还是同行,都是吃死人饭的。一股刺鼻的酒味接着立马传进了我的鼻中。

"吴三叔,吴三叔,你这是干什么?是不是张大爷给你添了财路,你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?"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吴三柜脸上极其惊恐的表情,开玩笑的说道。

吴三柜右手撑地,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惶恐不安的说道:"没走,没走,来了!来了!",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不停的颤抖着脑袋。

我听得满头雾水,什么走了又来了的,心想这家伙一定是喝多了在说胡醉话。但我很**觉到了一丝的不妙,在我碰触到吴三柜的时候,一股刺骨的寒意从我的指尖传遍全身,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虽然现在已经入冬,但还不算太冷,刚才那个感觉就是在数九寒天也体会不到的。

"撞客!"我脑海中立马想到这一个词。所谓撞客,也就是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,失去了自我意识。但很快,我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这吴三柜刚才还明明跟我说了话的啊。

当我正面看到吴三柜的时候,差点给吓昏死了过去。只见吴三柜双眼已经翻白,蹙缩的面容上煞白无比,血色全无,一股极其恶心难闻的黑色液体从嘴角缓缓的流了出来,而且还是黏糊糊的。

"吴三叔!吴三叔!"我用力的摇动着吴三柜,一边还用手掐着他的人中。这可如何是好啊,总不能让他死在我们"孝义坊"中,这可就大大的不吉利了。

就在我万般焦急,手足无措的时候,三声清脆铜锣之声在耳际响起。

是更声!这声音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,每天都能听到,只是今天的时间与以往提前了许多。慌乱之中的我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等待父亲的出现。

"天地乾坤,阴阳有道;阴人已死,活人何罪?张大爷,您这又是何苦呢?"父亲以健步疾入,左掌一把牢牢抓住吴三柜的衣领,右手顺手抄起棒槌在其后背上狠狠的敲了三棍。

只见吴三柜就像鲤鱼打挺一般,扑腾了三下,吐出了一大口黑血。我连忙用双手捂住了嘴巴,我敢说这是我迄今为止闻过最恶心的味道。

父亲将吴三柜平躺在地上,左手拎起那面铜锣,挥起手中的棒槌,狠狠的敲了下去。

"哐!"我的耳膜差点就被震破了,我腾出双手捂住耳根,瞬间比米田共还臭的气味又飘进了我的鼻腔中。我实在忍不住这种折磨,便往屋外跑去。

"强子,兔崽子,你给我往哪跑?来给你张大爷把香点上,你张大爷变成孤魂了!"父亲面色凝重,郑重的吩咐道。

孤魂?这怎么可能?按理说,人死后,魂魄七天才会从身体离开。没有进入地府的引魂声,才会成为孤魂野鬼。这张大爷才过世半天,怎么就成为了孤魂了?我也没有来得及多想,从香柜中拿出三支红香和一堆纸钱一并点上,浓浓的燃香味道稍微掩盖了那股恶臭味。

父亲继续敲击着手中的铜锣,而且一声比一声急促,连我的呼吸也跟着加快了。但与之更快的是那点着的红香,一眨眼间的功夫竟然烧掉了一半,比平时足足缩短了几倍的时间。

"叶先生,别敲了,别敲了!大爷我怕了你还不行吗?"

一个声音从吴三叔的嘴中发了出来。这不可能啊,我看的清清楚楚这吴三柜连嘴巴都没有张一下,难道真是张大爷的魂魄在说话吗?

父亲听到这话,微微的咧嘴笑了一下,我看见父亲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抹了抹额上的汗水,停下手中的铜锣,说道:"张大爷,人生死有命,这一切都是宿命安排,张大爷,你这一切又是何苦呢?"

这一刻,我屏住了呼吸,等着张大爷接下来到底会说些什么。

但等了半天,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,"强子,你去把香给张大爷续上,可别让张大爷断了香火!还有,给张大爷捎一件棉衣过去吧!"父亲说道。

我一个趔趄,这断香火还可以这么说。我赶忙点上了一炷香,又找出一件寿衣给点燃了。

"张大爷,这件衣服就算晚辈送你的礼物吧,但咱有事先回去说吧,你在这跟吴老三较什么劲啊,你的后人已经为你建好了洋房洋楼,等你回去享清福呢"父亲用商量的语气说道,但又带有一丝的强迫。

其实父亲完全可以用手中的铜锣打伤张大爷的魂魄,但这样做的话,可能激怒张大爷的孤魂,变成怨灵,到时候可就不好收拾了。

一阵阴风从吴三柜的身上刮起,卷起了未灭的火星子。一个影子从吴三柜的身上飘了出来,我咋一看,这竟然就是张大爷!

我顿时一下子全懵了,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见鬼,双腿一颤,一**坐在了地上。

"冤啊,冤啊,叶端公,我不甘心啊,我咽不下这口气啊!"张大爷的魂魄缓缓的开口,余音颤颤,连我的心都不由自主的紧了一下。

父亲皱了一下眉头,略有所思,点上一袋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说道:"怎么?难道张大爷您在阳间还有未了的心愿吗?"

"心愿已了,冤债难还啊,吴老三,就算是死,老朽也要拉上你!拉上你!"张大爷的声音此起彼伏,充满了深深的毒怨。

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,将余光向张大爷扫去,一身纯黑寿衣,一双蛤蟆鞋,手里还拿着我刚才给烧过去的棉衣,脸上的表情足以用狰狞来形容。

通过父亲与张大爷魂魄的一段对话,我才了解到张大爷还有三天就百年大寿了,偏偏在这个点上自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孤魂,换做谁都会找出一个究竟出来。

老爸将烟蒂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踩,说道:"你的意思是吴老三在棺材上动了手脚?",父亲很快想到了棺材,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能够将张大爷和吴老三联系到一起的线索。

"没错!这吴三柜一定是接了那群人的黑心钱,竟然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!"

张大爷狠狠的吐了一口阴气,我瞬间觉得脖颈上一阵凉风吹过。

"那群人?"父亲反问了一句。

张大爷的魂魄没有说话,便向外飘去。我再一次验证到一个常识,鬼是不用脚走路的!

"张大爷,对不住了,只好先委屈你一下子了!"只见父亲双手来回胡乱结了一个什么印,一个绿色透明的物什从父亲的怀中飞射而出,直击张大爷欲将飘走的魂魄。

"叶建国,你最好别管这事,否......"

张大爷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入了半空中绿色透明的物体之中。只见父亲一把将绿体揽入怀中,又从包里拿出一捆红色的细线,将其紧紧的缠绕住,最后又娴熟打了一个蝴蝶结,用嘴一咬又揣进了怀中。

顿时,我的表情瞬间石化,看得我瞠目咋舌,没想到父亲还有如此潇洒的一面,简直帅呆了。

"强子,发什么呆呢?赶紧将吴老三弄醒,随我一起去张大爷家!"说着,父亲又点了一袋烟,狠狠的吸了一口。

我慌忙从地上爬起来,双腿还在颤颤发抖,此时我才发现我的手心、背心全是冷汗,一个激灵,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。

躺在地上的吴三柜此时面色已经好转了许多,也有了血色,呼吸均匀了许多。

"小子,还在磨叽什么,赶紧把他给弄醒了,那边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。"父亲嗔怒道。

我心中甚是不欢,但也没有与父亲起口舌,便接了一盅冷水,胡乱泼在了吴三柜的脸上。

"妈的,是哪个龟儿子搞怪,看老子不......"没想到这一招还真奏效了,吴三柜直挺挺的从地上给跳了起来,骂骂咧咧的怒吼,但见到父亲,吴三柜突然也不乖张了,闭上了臭嘴。

父亲也没有等吴三柜开腔,一把拉住其衣领,向张大爷家走去,我顺手关上店门也跟了上去。

一路上,几乎是父亲拽着吴三柜走的,干瘦如材的吴三柜又怎么会是体型剽悍的父亲的对手。不出一盏茶的功夫,便来到了张家的灵堂面前。

父亲就像扔秧鸡一样,将吴三柜扔到了张大爷的灵堂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