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全文免费试读 夜初棠封城熠小说全本无弹窗

现代言情 2021-06-09 11:22:05 主角:夜初棠封城熠 作者:慕寒
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 已完结

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慕寒 主角:夜初棠封城熠

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全文免费试读 夜初棠封城熠小说全本无弹窗

《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主人公是夜初棠封城熠的小说叫做《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寒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【萌宝+马甲+超A虐渣+强强互宠】六年前,她因为某个原因偷偷拿走了他的基因。六年后,被一个硬汉男人、三个天才宝宝、七个大佬哥哥一起宠!大宝:“妈咪,我用投资的分红,给你建立了一个研究室!”二宝:“妈咪,这是我联赛MVP的奖金,给你买一座岛!”三宝:“妈咪,我给你调的香,很适合你和爹地用哦!”大佬哥哥们:“小妹,我们为你专门开辟了一条跨国航线!机长哥哥带你飞!”某指挥官:“老婆,求翻牌......”人人都说夜初棠这个乡下长大的丫头走了天运,嫁了联盟的最高指挥官,可当她的马甲一个个掉下,所有人都傻眼了——神秘鬼医是她,点金操盘手是她,联盟大神是她,顶级赛车手是她,灵魂画手也是她.........

点击查看 夜初棠封城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

《爹地,妈咪马甲是大佬》第10章 我这人,记仇得很免费试读

第10章 我这人,记仇得很

夜初棠心头也是一惊。

封知衡一旦告诉封城熠,那她和宝宝们就会曝光!

当初,她生下宝宝们,带着小楼和栀栀逃走的时候,顺道将她生产的所有痕迹抹除了。

封城熠不知道她其实生了三个宝宝。

所以,现在唯一能祈祷的是,封知衡在今晚和她见面之前,什么都不要说......

一路思考着对策,夜初棠到了幼儿园刚停好车,车尾就被后面的车重重一撞!

“小楼,栀栀,有没有事?”她焦急问道。

“妈咪,我没事。”夜听楼说罢,又去帮妹妹检查。

“栀栀也没事。”小姑娘慢吞吞地回答。

夜初棠有些窝火,她拉开车门下车,发现身后是一辆红色跑车。

“幼儿园门口,怎么能开这么快?”夜初棠蹙眉道。

跑车的主人似乎也是孩子家长,女人戴着墨镜,打量着夜初棠,嘲讽地道:

“我当是谁?原来是只鸡啊?”

夜初棠瞬间脸色就冷了下来,眸底都是冰冷杀气:“道歉。”

女人被她的气势吓得本能后退一步,却又马上反应过来,硬气道:

“孩子都没爸爸,不是鸡生的是什么?”

她认得夜初棠,长得漂亮勾人,身边却根本没个男人。

听自己儿子说,夜初棠的两个孩子也没在学校提过爸爸,孩子怎么来的,心知肚明!

夜初棠看了一眼趾高气扬的女人,忍住想打人的冲动。

她戒掉暴力已经很久了。

夜初棠拿起手机,拨了个电话:

“初一,我给你个位置,马上弄一辆拉满鸡的车过来。”

女人见夜初棠什么都没说只知道打电话搬救兵,以为她怕了,顿时气焰更甚:

“当妈的不学好,孩子以后长大也不是好东西!”

“啪!”一个响亮的耳光声落在女人脸上,她的墨镜都直接被扇飞。

夜初棠终于忍不住了,说她可以,说她的宝宝们,该死!

“你敢打人,我报警了!”女人尖叫,就要上来撕了夜初棠。

“我已经报警。”一道低磁的男声响起,是刚过来的封城熠。

他看向女人,语气淡漠:“另外,你诽谤我太太,律师函稍后会送到。”

女人吃惊地望着封城熠,再看他身侧的豪车车牌,顿时脸色一变。

“爹地好棒!”夜听栀挂在封城熠的腿上,仰头望着他,声音软绵绵的:

“爹地帮妈咪教训坏阿姨啦!”

封城熠只觉得小姑娘的声音又软又萌,让他的心都化成了一片。

他抬手,揉了揉夜听栀柔软的发丝。

刚刚,他送完封知衡后路过这里,就看到夜初棠和人争执。

夜听栀就跌跌撞撞跑过来,抱住了他的大.腿,叫他‘爹地’。

那一刻,封城熠鬼使神差就按照两个孩子的要求,来帮忙了。

“我不就是说两句吗?谁叫你老公每次都不出现的?”女人看出来封城熠不好惹,声音顿时弱了:“你们的车,我赔就是了。”

夜初棠没理会她,而是将夜听栀从封城熠的腿上扒拉下来,道:“宝宝,该进教室啦!”

“好呀,妈咪再见!”

两个小家伙手拉手,走进幼儿园。

夜初棠目送着二人被老师带入教室,这才转头,冲封城熠道:“谢了。”

封城熠挑挑眉,冲她伸手:“做戏做全套。”

夜初棠望着那漂亮的手,心头又开始痒。

这么漂亮的手,真想拿回家做标本啊!

她伸手,将自己手放上去。

掌心相贴,他的温暖宽大,她的柔软娇小,竟然出奇得契合。

两人相携上了封城熠的车。

初一已经带人赶到,她的身后,还有一辆满是母鸡的车。

按照夜初棠的吩咐,她得让那个女人好好观察一下鸡怎样生蛋,不看完不许走。

叽叽咕咕,鸡叫声蔓延一片。

鼻端,还有鸡屎散发的味道。

封城熠蹙眉,关上车窗,看向外面的大戏,问身旁的女人:“你安排的?”

夜初棠点点头,意味深长:“是啊,我这人记仇得很,什么人欺负了我,我早晚也要加倍讨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