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傲娇王爷毒医妃》临千初燕少淳全文免费试读

古代言情 2021-06-09 16:24:59 主角:临千初燕少淳 作者:阿米
傲娇王爷毒医妃 已完结

傲娇王爷毒医妃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阿米 主角:临千初燕少淳

《傲娇王爷毒医妃》临千初燕少淳全文免费试读

《傲娇王爷毒医妃》小说介绍

《傲娇王爷毒医妃》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,内容情节十分精彩,推荐大家阅读,小说简介:她是家中的耻辱,声名狼藉,臭名远扬,人人恨不得她死。 24世纪医毒双绝的顶级女佣兵一朝穿越而来,锋芒毕露,大放异彩,狂掉马甲。 皇亲贵胄惊掉下巴…… 多少人都翘首盼着燕王爷休了王妃。 谁知燕王爷将自己的王妃宠上了天。 某女告状:“王妃欺负我们……” 燕王皱眉:“欺负你们一下能死吗?” 某女泪水涟涟,“王爷,不要怪王妃,是我们碍了王妃眼了嘤嘤嘤……” 某王:“知道碍王妃的眼睛了,还不滚?!” 众女傻了:不是说好的要灭了她吗?? 太后往王府塞人? 女主:没事没事,人多热闹。 没几天,水灵妖娆的美人差点成了咸菜干,夹着小包袱逃出了王府。 女主冷了脸:“这回和离书该给我了吧?” 某王直接将人扑倒:“好,先生几只崽儿再说……” 当夜女主逃出了房怒吼:“燕少淳,好你爸爸!” 虐妻一时爽,追妻愁断肠! 燕王爷早知会爱的自家王妃死去活来,一定会任王妃大人打骂。 王妃太霸道怎么办? 燕王说:还能怎么办,宠着呗! 一句话:燕王爷要宠妻,就连亲娘也阻止不了。 这是一个女主被冷酷无情又腹黑傲娇男主吃干抹净被宠上天的故事……...

点击查看 倾世医妃霸天下临千初全文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

《傲娇王爷毒医妃》第7章 罪名,教训免费试读

“呵,呵呵!”连姨娘冷笑了几声,面色一沉,“死到临头了,还喊打喊杀的,不知死活的东西,等处置完了你,就是你那个妹妹,弟弟,本姨娘一个一个的会将你们都处理干净!”

前身目眦欲裂,“连姨娘我要唔……”

临千初眼看着前身被堵了嘴,被拖着就又被送回了柴房里。

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!

临千初连咆哮都省了!

前身简直就和一颗定时炸弹一般,临千初快要崩溃了!

是啊,前身还有个嫡亲的妹妹和弟弟呢。

尤其是那个弟弟,是护国将军唯一的儿子,根据记忆应该才五岁吧?

翌日

身上突然被泼了一头一脸的冷水。

临千初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惊讶的发现,她又掌控了身体。

可依旧被捆绑着,还有堵着嘴。

而眼前站着一名长相刻薄的婆子,眼神鄙夷,极度嚣张的道:“大小姐恕罪,奴婢怎么叫都叫不醒,不得已只能用这种法子了。”

临千初眸光一寒冷冷的盯着她,手指却是微动了几下。

这种小儿科的绑缚手法难不倒她。

不过,她并未解开,而是要看看什么情况随机应变。

心中不免吐槽前身,这到底是怎么混的,在这阶级等级严重的地方,竟然连最下等的婆子都可以随意欺负??!

婆子被她那犀利如刀的目光看的不知怎么的心头一突,干巴巴的道:“族人过来了,请大小姐去前堂。”

说着,她转身对外面的两名小丫头道:“扶大小姐起来走吧。”

真是见鬼了,大小姐虽然混不吝,可从没有这样令人害怕的眼神过。

简直比将军的眼神还要令人害怕!

将军府前堂

临千初进去的时候,连姨娘正跪坐在地上,拿着粉白绢帕抹泪儿,腿边还有昨晚的一把匕首。

而临允娴则跪坐在连姨娘的另一侧,手扶着她姨娘的手臂。

主位上坐着一脸病容的临老夫人,旁边客位上坐着一名头花胡子全白的老者,肿着一双泪泡眼,双手搭在拐杖上,一脸的严肃相。

老者身后还跟着两人,从面相上看,很像子孙。

听到临千初进来的动静,所有人都转过了头。

临老夫人放在膝上的手一紧。

若孙女昨夜没有过去,说了那么多的话,想必今日听到这种消息,她定然真正的倒下去了。

也好在有孙女给服用的神药,今日她明显感觉到精神了不少。

心里则焦急,难道孙女又毒发犯了癔症?

临千初对上临老夫人那焦虑的目光时,不露痕迹的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。

明显看到临老夫人的眼里有松缓的迹象,她这才看向连姨娘,对她森然一笑。

连姨娘顿时哭的越发大声了:“太叔公,老夫人,您可要给妾做主啊,要不是妾院子里守夜的仆妇警醒,妾今日怕是就成了亡魂了嘤嘤嘤……”

笃笃笃!

表叔公戳了戳拐杖,“有辱门楣,顽劣不堪,放浪**,罪孽深重,死不足惜!”

表叔公一连气说了这么几句便憋的脸冲了血。

临老夫人咳嗽了几声,“表叔,千初她还是个孩子,您用这样的罪名就严重了!”

“住嘴!妇人之见!你说严重?她做下的那些事,哪件事不严重?你可曾为临氏一门老小想过?自从两年前开始,我这耳根子就没清净过,如今竟然捅破了天,难道还要用临沐的功勋去挥霍吗?”

临老夫人急的一下咳了起来,连话都说不出。

跪坐在地的连姨娘母女俩相互捏了捏对方,脸上闪过得意,只要让燕王一看到临千初,临千初必死无疑。

临千初将母女二人的神情尽收眼底,眸中闪过一抹厉色。

这时太叔公一锤定音道:“绑了将人送去燕王府,任由燕王发落,生死由燕王定夺!”

“不!”临老夫人猛的站起身,因起的太急,身子晃了几晃又坐了回去:“表叔咳咳……不能……”

临千初慢条斯理的扔了绳子,将嘴里的巾帕取出随手一扔,活动了一下快要僵掉的嘴,声音淡淡的道:“土埋脖颈了,老实的在家里晒晒太阳不舒服吗?我想请问,谁给你的权利来做我临家的主?”

好死不死的临千初的巾帕正好扣在了连姨娘的头上。

可她的突然出声,尤其那话语格外的尖锐,令空气突然一静。

连姨娘最先反应过来,一把将脸上的汗巾扯下,侧头一看,这才发现不知何时,她竟然解了绳子?

“临千初!”因太过震惊,连姨娘忘了一直伪装的准备,尖叫一声。

啪啪……砰!

临千初毫无征兆的上前就给了连姨娘正反两个耳光,随后一脚就将她踹翻在地,声音冰寒的道:“一名低贱的妾室,谁给你的权利直呼嫡女的名讳?”

“啊……”临允娴惊呼一声爬过去,“姨娘……”

连姨娘眼冒金星,耳朵嗡嗡作响,捂着**辣的脸,不敢置信的看着临千初。

“混账,混账,混账!”太叔公本就年岁不小了,这一气不要紧,只会说这两个字,还一气说了三个。

“混账不混账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,现在立即滚出去!”

“临千初,你竟然如此以下犯上,目无尊长……”

说话的是老者身后的子孙。

临千初冷冷的道:“何必如此道貌岸然??”

他们眉头一皱,“你是何意?”

“我想请问,是谁请你们来我将军府的呢?想必就是这名居心不良的贱妾吧?”

临千初说着冷冷一笑,“目无尊长?你们愿意供一名低贱的贱妾驱使,恐怕也是贱妾一流,又哪里来的尊长?”

太叔公以及两名子孙瞬间脸色胀成了猪肝色,一时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。

心中同时在疑问:这还是那个声名狼藉,愚不可及的临千初吗?

太叔公倒了半天气好不容易缓过来,猛的站起身,指着临老夫人就骂,“你养的好孙女,老夫就等着临家败在她的手中。”

临老夫人已经压下了咳嗽,看着自家长孙女,感觉心口处说不出的舒泰,“表叔,千初还小,您就宽容一些,别和她计较!”

而太叔公被气的原地筛糠起来,两名子孙担忧的上前左右相扶,却被太叔公一把甩开的手,看着临千初翘着胡子道:“老夫就看着燕王如何将你大卸八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