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蠢萌鉴宝系统》免费试读 林小满霜降小说章节目录

现代言情 2021-09-24 17:04:08 主角:林小满霜降 作者:初七
蠢萌鉴宝系统 已完结

蠢萌鉴宝系统

分类:现代言情 作者:初七 主角:林小满霜降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免费试读 林小满霜降小说章节目录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小说介绍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是作者初七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蠢萌鉴宝系统》精彩节选:“她妈跟别人跑了!” “我奶奶说让我莫跟她一起耍,她妈妈是个狐狸精,她就是个小狐狸精!” “我妈妈说她妈妈跟野男人跑了,她怎么还有脸出门?” “喂,林小满,你妈妈是不是真的跟野男人跑了?”...

点击查看 蠢萌鉴宝系统林小满 更多相关内容

《蠢萌鉴宝系统》第5章 小成力怼何寡妇免费试读

“哥哥,真的是林浩把我推下去的!”

林小满突然扯了扯成霜降的衣角,湿漉漉的双眼怯生生地望着成霜降。

“嗯。”成霜降揉了揉她的头,突然朝外面喊。

“姜奶奶,小满吐了,她很不舒服,您快请医生来给她看一下。”

他声音清亮,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姜秀芳而是何寡妇。

“嘿!我不来,你屋林小满就屁事没得,我一来她又是高烧又是吐的?是不是马上要不行了嘛?要不要我敲锣打鼓把全村人都喊过来?”

何寡妇显然有些不信,还硬撑着想说林小满演戏。

她完全忘了,一个五岁大的孩子,哪里会演戏?(当然,现在换了芯子的林小满另当别论。)

听她这么一说,成霜降双目一凛,朝那个站在院子里的老女人看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,还是成霜降的眼神太犀利,竟把何寡妇看得心里咯噔一声,豆大的眼仁一缩,害怕得不敢与他直视。

“我看你才演戏吧?小满都说了,是林浩把她推下河的。”少年声音清冽,偏偏说得字字诛心。

“我看你孙子就是做贼心虚,自己害了人不敢回家。”

他这话一出口,就有出来看热闹的邻居开始用狐疑的眼光看向何寡妇了。

是啊,如果不是因为害了人,怎么不敢回家?

村民们虽然淳朴,但也不完全是蠢蛋。

这么简单的道理,被成霜降一点就透了。

“放屁,我孙子说了,是林小满自己跳河自杀!她肯定是因为王金玉跟野男人跑了,没脸见人,才跳河自杀的!”

何寡妇慌了,污蔑的话也不经过脑子脱口而出。

王金玉是谁,成霜降不认识,但他一下子就抓住了何寡妇话里的漏洞。

“你孙子说的?这么说你孙子根本没丢,你早就见过他了?”

“你确定你孙子跟你说的是林小满跳河自杀,而不是他把人推下去淹死了,所以你才大清早跑过来倒打一耙,想推卸责任?”

“贼喊捉贼,说得就是你自己吧?”成霜降冷笑,他算是长见识了。

谁说农村妇女淳朴善良?

这不也有跟毒蝎似的吗?算计起人来,丝毫不手软啊。

如果他没猜错,这女人就是借着闹这一场来确认林小满的死活,好给她孙子洗脱嫌疑的。

而刚领着医生回来的林全贵,也听见了成霜降的话,双目如虎,瞪向何寡妇。

“何大娘,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不用你自己找白布吊死在我屋家门口,我亲自来给你吊!”

林全贵,就是林小满的爸爸。

他平时在村子里也是老实巴交的男人,可事关自己的女儿,泥人还有三分血性呢!

李全贵不说话还好,但他因为瘦,眼窝本就深陷,这一瞪眼,很有几分凌厉,吓得何寡妇脖子一缩。

欺负一个姜秀芳,她不在话下。

可林全贵是个年轻男人,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吃亏。

“好哇!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家没人当家是不是?你们等到,我如果找不到浩浩,你们谁也莫想过好这个年!”

狠话一放,何寡妇快速撤退,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林家院子。

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呢,谁还不明白她这是心虚?

成霜降戳穿了她的目的,她之后放出林小满跳河自杀的谣言,估计也没人信了。

望着何寡妇灰溜溜逃跑的背影,他弯了弯唇,又往林小满的屋子里望了一眼。

“霜降,快过来吃早饭。”

四下邻居都看了一场好戏,正惊讶这个半大小伙子是从哪里冒出来时,林燕又朝他喊了一声。

她显然没想到成霜降会为小满出头,这孩子,平时可以说是惜字如金。

“我就在姜奶奶家吃。”丢下这么一句,成霜降跟在医生和林全贵身后进了屋。

林燕:人家喊你吃了吗?

吃完饭之后,成霜降就回了隔壁,林小满又回到床上窝着,用仅有的那点儿能量开始首次鉴定。

她手上拿着那支金簪,集中精力,用自己的精神力附着在金簪上。

鉴宝系统,终于在脑海里开始工作。

绿色的显示屏,扫描出了金簪的图样。

发簪:

年代——明清

款式——牡丹纹嵌红蓝宝金簪

描述:做工精致,打磨光滑,尖端锋利,因在河底浸泡时间过长表面产生黑色银膜。

价值判断:80—120万。

获得积分:80

“七宝,怎么才显示八十积分?上面价值判断不是可以到达一百二十万吗?”

看了这个积分获得情况,林小满一下子反应过来是按照它的价值折算的。

“这支金簪本身在这个年代的行价就是80万,能卖出120万,那得看个人本事。何况,你对它的认知也不够全面。”

“这么好一支金簪才80积分,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凑齐,2000积分啊?”

林小满直接忽略了她对金簪认知不全面的说法。

就在她为如何赚取积分发愁的时候,成霜降已经在着手安排带她去嘉市玩的事了。

“乐子,你过来是不是来了嘉市看你外公?”

“对,我到时候带个小朋友过去。”

“好,你看着安排。”

腊月二十四一大早,成霜降就把林小满从被窝里挖出来,又亲自给她穿好衣服,带她出发了。

“小成哥哥,你真带我去嘉市啊?”

直到坐在船上,林小满还觉得很神奇,前世自己和成霜降最大的交集也就是他救了她一命。

可这一世,他竟允诺带她去嘉市玩。

也不知道成霜降怎么说服了她爸爸,还真的带她出来了。

“等会儿你就知道了!”唇角微勾,成霜降心情颇好,还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
两岸青山相间,绿水碧波,船顺水而行。

林小满窝在成霜降怀里难得安静地看风景,不禁还有些期待这次嘉市之旅。

“橙子,你们终于到了,我在码头上等半天了!”

一个小时后,成霜降和林小满在嘉城的陵江港口靠岸,一下船,就受到了一个戴帽子的小帅哥热情接待。

小帅哥戴了一顶棒球帽,看起来帅气,又时髦。

他打扮新潮,和成霜降这样的干净清爽完全是两种风格。